存档

2017年10月 的存档

你嘴上所说的人生就是你的人生 – 佐藤富雄

2017年10月20日 评论已被关闭

“你嘴上所说的人生就是你的人生。”我对很多人说。

“好的”“一定会有办法的”“没问题”,每天都能说出这种积极话语的人,他们的每一天都会过得非常顺利,即使遇到了困难,他们也能够渡过难关。

相反,每天听嚷着“太糟了”“太让人气愤了”“没办法了”的人,遇到的挫折也特别多,运气也显得特别糟糕。

你自己或是你周边的人,是不是也曾经历过这种事情呢?

如果你看不清自己,那么,就试着看一下周边的人与事,你一定会发现人们都过着他们嘴上所说的人生。

特别地跟钱有关的事情,这一点会更明显。

令人吃惊的是,每天叫着“没钱”的人,真的都要是跟金钱无缘的人。这里最关键的信息不是“因为穷而没钱”,而是“天天说着没钱所以穷”。

你必须要意识到,每天从自己嘴巴里说出的话拥有很大的威力,从而去改变自己的话语。

每天你所说的话,都要给你的一天指明了方向。

你说的话一定会在说出口后,变成现实。

这是由人的大脑与自律神经决定的事情。人的自律神经通过决定大脑皮层来支配身体。而我们的大脑正是通过学习自律神经将想法传达到身体各部分,从而操纵它们把我们的想法变成现实。

小到从自动售货机买饮料这种日常琐事,大到搭乘航天飞机飞太空,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人们最初有的事情,都是因为人们最初有某种想法,在考虑“就这样做”“会变成这样的”后,最终得以实现的。

如果要给人们的想法找一个合适的载体,那一定就是人们说的话了。

我们在考虑问题的时候,语言其实已经在脑海里浮现了,因此,要把脑海里的语言变成现实,最重要的就是:在考虑问题的时候,如何让语言在脑海里浮现,又该如何把自己正考虑的事情用语言更好地表达出来。

也就是说,你最终决定说出口的言语,会或大或小地影响你的人生。

积极的语言,才能把你带向美好的人生。

语言就如同把飞机带到目的地的自动引擎。只要按下按钮,它就一定能把我们带到目的地。

所以,大家首先需要记住的是:我们一定要说积极向上的话。只要持续使用非常积极的话语,就能积累起相关的重要信息,于是在不经意间,我们就已经行动起来,并且逐渐把说过的话变成现实。

Haifu.org转载

分类: 文章荟萃 标签:

白痴的故事 – 倪匡

2017年10月18日 评论已被关闭

中国古代的爱情传说故事中,很有些匪夷所思在内,而居然能传诵久远。看来,除了说明中国人在传统生活中根本不懂得男女爱情之外,还蠢笨得可以。

男女同窗共室三年,只因女的扮了男装。所以不知是女子的故事大家最熟悉了。这故事并不是妙在三年之久不知同房是异性,而是妙在一知是异性,就立即对之生爱,要娶她,娶不到,就要死要活。本来是对男同学的感情,霎时之间,可以“自动转账”,那么男女之间的恋情,岂非滑稽得很?

而这样的一个故事,居然便是爱情故事的代表作!还有一个故事:男的约了女的在桥下见面,男的先到,等着等着,女的还没来,潮水涨了,男的由于要守信,不肯离开桥下,叫河水淹死了。

这种故事,听的人要是竟然没有疑问,全盘接受,那么这个民族也不会有什么希望了!守信固然重要,但离开一下桥底,到桥头上站着,又有何妨?女的来了,是看到男的站在桥头高兴,还是看到桥下一具浮尸高兴?

或曰,只是故事,何必认真。

实在非认真不可,这种白痴故事,也被当作爱情故事的典范!

Haifu.org转载

分类: 文章荟萃 标签:

我所发现的生活 – 马克.吐温

2017年10月17日 评论已被关闭

那个人家住费城,小时候很穷,他走进一家银行,问道:“劳驾,先生,您需要帮手吗?”一位仪表堂堂的人回答说:“不,孩子,我不需要。”

孩子满腹愁肠,他嘴里嚼着一根甘草棒糖,这是他花一分钱买的,钱是从虔诚、好心的姑妈那里偷来的。他分明是在抽泣,大颗大颗的泪珠滚到腮边。他一声不吭,沿着银行的大理石台阶跳下来。那个银行家用很优雅的姿势弯腰躲到了门后,因为他觉得那个孩子想用石头掷他。可是,孩子拾起一件什么东西,却把它揣进又寒碜又破烂的夹克里去了。

“过来,小孩儿。”孩子真的过去了。银行家问道:“瞧,你捡到什么啦?”他回答:“一个别针儿呗。”银行家说:“小孩子,你是个乖孩子吗?”他回答说是的。银行家又问:“你相信主吗?——我是说,你上不上主日学校?”他回答说上的。

接着,银行家取来了一支用纯金做的钢笔,用纯净的墨水在纸上写了个“St.Peter”的字眼,问小孩是什么意思。孩子说:“咸彼得。”银行家告诉他这个字是“圣彼得”,孩子说了声“噢”。

随后,银行家让小男孩做他的合伙人,把投资的一半利润分给他,他娶了银行家的女儿。现在呢,银行家的一切全是他的了,全归他自己了。

我叔叔给我讲了上述这个故事,我花了六个星期在一家银行的门口找别针儿。我盼着哪个银行家会把我叫进去,问我:“小孩子,你是个乖孩子吗?”我就回答:“是呀。”他要是问我“St.John”是什么意思?我就说是“咸约翰”。可是,银行家并不急于找合伙人,而我猜他没有女儿,恐怕有个儿子,因为有一天他问我说:“小孩子,你捡什么呀?”我非常谦恭有礼地说:“别针儿呀。”他说:“咱们来瞧瞧。”他接过了别针。我摘下了帽子,已经准备跟着他走进银行,变成他的合伙人,再娶他女儿为妻子。但是,我并没有受到邀请。他说:“这些别针儿是银行的,要是再让我看见你在这儿溜达,我就放狗咬你!”后来我走开了,那别针儿也被那吝啬的老畜生没收了。这就是我所发现的生活。

Haifu.org转载

分类: 文章荟萃 标签:

黑色模拟 – 胡里奥.科塔萨尔

2017年10月16日 评论已被关闭

我们是一个奇怪的家庭。在这个为了义务或吹嘘而做事的国度里,我们喜欢自由选择,就是喜欢这样,喜欢毫无用处的模拟。

我们有一个缺陷:没有独创性。几乎我们要做的一切都是受著名模特的启发———坦白地说,就是抄袭。即便有什么新招儿,也总是不合时宜、令人吃惊或引起轩然大波。我大伯说,我们就像拓蓝纸下面的抄件,与原作一模一样,只是颜色、纸张和目的不同。我三姐则以安徒生的机械夜莺自比;她的浪漫简直令人厌恶。

我们是个大家庭,住在洪堡大街。

我们做事情,但要进行表述却很困难,因为缺少最重要的东西,对做事情的渴望与期盼,比结果重要得多的惊喜,使全家宛似纸牌的城堡坍塌在地上,而且一连数日只有叹息与狂笑的失败。讲述我们的所作所为有时简直是填补无法填补的空白,因为我们往往遭遇贫穷、囚禁或疾病,有人死去或者有人叛变(提到这便令人痛心)、放弃或进了“税务局”(人们一进了“税务局”,便“六亲不认”,只认钱了。所以作者如是说。———译者注)。但不要因此而推论出我们遇到了挫折或感到悲哀。

我们住在太平洋大街,我们做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们是很多有思想并乐于付诸实践的人。绞刑架就是一例,这个主意究竟出自何人,至今众说纷纭,五妹认为是我堂兄弟中的一个,因为他们很有哲学头脑,可我大伯却坚持说,是他读了一部袍剑小说以后想出来的。其实这对我们无关紧要,唯一有意义的是做实事,所以我对叙述此事毫无情趣,不过是为了不觉得这无聊傍晚的雨声离得这么近罢了。

我们家门前有个花园,这在洪堡大街十分少见。它如一般院落大小,可是却比街道高出三级台阶,显然像一个平台,是做绞刑架的理想场地。由于围栏是用毛石和铁棍砌成的,因此干活的时候,行人不会进到家里来;他们可以躲在街上,一连几个小时,但对我们却无妨碍。“我们在月圆时动工”,我父亲指示说。白天我们到胡安·保蒂斯塔·胡斯托大街的料场去找木料和铁料,但我的姐妹们却留在客厅里学习狼叫,因为我小姑认为,绞刑架会把狼招来并引得它们对着月亮嚎叫。钉子和工具由我的堂兄弟们负责;大伯画草图,并与我母亲和二叔探讨刑具的规格与样式。我记得讨论的结果:他们严肃地决定要建造一个相当高的刑场,竖立起一个滑轮和一座绞刑架,并留有自由的空间以便根据案情来决定是用刑还是砍头。大伯觉得,与他的初衷相比,这显得十分贫乏与寒酸,但花园的面积与材料的消费总是使全家的雄心受到局限。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吃过意大利面条之后开始动工。尽管我们从不在乎邻居们说什么,为数不多的旁观者显然以为我们要加盖一两间房屋以扩大居住面积。第一个感到惊讶的是堂克雷斯塔,对面的小老头儿,他来询问我们为什么要设置那座平台。我的姐妹们聚集在花园的角落里,发出几声狼叫。好多人围拢来,但我们一直干到夜幕降临,建好了平台和两个台阶(为了神甫和囚徒用的,因为他们不应走在一起)。星期一,一部分家人去做各自的营生,既然活着就得做点什么,其余的人就开始立绞刑架,而大伯则在查阅古代滑轮的图纸。他的思路是将滑轮尽可能高地置于一根稍稍弯曲的杆子上,比如一棵刮光了的白杨树干。为了使他高兴,二哥和堂兄弟们开着小卡车去寻找白杨树;与此同时,大伯和母亲在安装滑轮的辐条,我在准备一个铁箍。那时我们都很开心,因为到处都是锤子的敲击声,姐妹们在客厅学着狼叫,邻居们聚拢在街道上交头接耳,在晚霞的紫红色中,绞刑架渐渐耸立起来,只见小叔骑在横梁上,固定钩子并打着活结。

事情到了这个程度,街上的人们都明白了我们在做什么,抗议与威胁的合唱快乐地鼓舞着我们以滑轮的竖立而结束了一天的劳作。有几位放肆的人企图阻止二哥和堂兄弟们用小卡车将那棵理想的白杨树干运进家门。全家自始至终努力地将树干箍紧,齐心协力地往花园里拉,一个揪着树根的小孩儿也被拉了进来。父亲亲自将小孩儿还给了他怒不可遏的父母,礼貌地将他送过了街道,在人们将注意力集中在这感情的交流时,大伯在堂兄弟们的帮助下,已将滑轮安装在树干的一端并着手将它竖立起来。正当全家聚集在平台上赞扬绞刑架优美的形象时,警察来了。只有三姐站在门口,自然由她与副局长本人交涉。没费多少唇舌就说服了他:我们是在自家施工,只有绞刑架的使用才具有违反宪法的性质,邻居们的嘀嘀咕咕无非是出于怨恨与嫉妒。夜幕的降临使我们避免了浪费更多的时间。

在一盏电石灯的照耀下,我们在平台上吃晚饭,上百个怀着怨恨心理的邻居窥视着我们;我们觉得烤乳猪从来没有这么香过,红葡萄酒也更浓更甜了。一阵北风轻轻地摇曳着绞刑架的绳索;滑轮发出吱吱声,好像乌鸦已落在那里吃东西了。围观者们开始离去,嘴里嘟囔着威胁的话语;二三十个固执的人留在街道上,似乎在等候着发生什么事情。喝过咖啡之后,为了观看从平台栏杆上升起的月亮,我们熄灭了灯盏,姐妹们嚎叫着,堂兄弟与叔伯们在平台上漫步,踩得地基直颤。在接下来的寂静中,月亮已经升到绳索活结的高度,在滑轮上似乎笼罩着一片镶着银边的云。我们看着这一切,从心里感到快乐,可邻居们却在街道上嘀咕,似乎已处在绝望的边缘。他们点着了纸烟,开始离去,有些穿着睡衣,另一些走得更慢。街上没人了,远处有警笛声,108路小公共汽车定时驶过;我们已经睡觉去了,做着关于节日、大象和丝绸衣裳的美梦。

Haifu.org转载

分类: 文章荟萃 标签:

我从来不敢夸耀童年的幸福 – 苏童

2017年10月12日 评论已被关闭

我从来不敢夸耀童年的幸福,事实上我的童年有点孤独,有点心事重重。我父母除了拥有四个孩子之外基本上一无所有。父亲在市里的一个机关上班,每天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来去匆匆;母亲在附近的水泥厂当工人,她年轻时曾经美丽的脸到了中年以后经常是浮肿着的,因为疲累过度,也因为身患多种疾病。多少年来,父母亲靠80多元收入支撑一个六口之家,可以想象那样的生活多么艰辛。

我母亲现在已长眠于九泉之下。现在想起来,她拎着一只篮子去工厂上班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篮子里有饭盒和布鞋底,饭盒里有时装着家里吃剩的饭和蔬菜。而那些鞋底是预备给我们兄弟姐妹做棉鞋的,她心灵手巧却没有时间,必须利用工余休息时絮好所有的鞋底。

在漫长的童年时光里,我不记得童话、糖果、游戏和来自大人的过分的溺爱,我记得的是清苦:记得一盏15瓦的灯泡暗淡地照耀着我们的家,潮湿的未铺水泥的砖地,简陋的散发着霉味的家具;记得四个孩子围坐在方桌前吃一锅白菜肉丝汤,两个姐姐把肉丝让给两个弟弟吃,但因为肉丝本来就很少,挑几筷子就没有了。母亲有一次去买盐时掉了5元钱,整整一天她都在寻找那5元钱的下落。当她彻底绝望时我听见了她伤心的哭声。我对母亲说:“别哭了,等我长大了挣100块钱给你。”说这话的时候我大概只有七八岁,我显得早熟而机敏。

那时候,我最喜欢的事情是过年,过年可以放鞭炮、拿压岁钱、穿新衣服,可以吃花生、核桃、鱼、肉、鸡和许多平日吃不到的食物。我的父母和街上所有的居民一样,喜欢在春节前后让他们的孩子幸福和快乐几天。

当街上的鞭炮屑、糖纸和瓜子壳被最后打扫一空时,我们一年一度的快乐也随之飘散。上学、放学、做作业,因为早熟或者不合群的性格,我很少参与打玻璃弹子、拍烟壳这类游戏。父母在家里高一声低一声地吵架,姐姐躲在门后啜泣,我则站在屋檐下望着长长的街道和匆匆而过的行人,心怀受伤后的怨恨:为什么左邻右舍都不吵架,为什么偏偏是我家常常吵个不休?我从小生长的这条街道后来常常出现在我的小说作品中,当然已被虚构成“香椿树街”了。街上的人和事常常被收录在我的笔下,只是因为童年的记忆非常遥远又非常清晰,从头拾起令我有一种别梦依稀的感觉。

1989年2月,我女儿天米是这年2月出生的。我做了爸爸,对于妻子和女儿我都有太多的愧疚。我一个人在南京过追逐自在的日子,妻子在苏州拉扯着女儿。我的懒惰和自私几乎酿成大祸。那是妻子怀孕七个月的时候,有一天,我回苏州,恰巧妻子那天原因未明地咯血。是在深夜,妻子用脸盆接住那些血,她见我睡着了不忍叫醒我。但我醒来了,我看见了脸盆里的半盆血,却说“怎么吐了这么多血?”说完就又睡着了。妻子第二天住进了医院,医生说,若再拖延就大人孩子都危险了。我惊出一身冷汗。在医院陪伴妻子时,我经常接受一种残酷的拷问,你是人还是畜生?我当然要做人,也许我的懒惰和自私的习性从此有所改变了。

1989年国庆节前夕,我母亲被检查出患了癌症。母亲辛劳了一辈子,拖着病体又带了四个孙子、孙女、外孙女,她一辈子的生活目标就是为儿女排忧解难。当知道了癌症结果时,我们一家人都陷入了绝望的境地。我自欺欺人地期望于现代医疗技术,但心里已经有一块可怕的阴影挥之不去。

母亲动手术后的某天,我在去医院的路上顺便拐进邮局,买了一本刚出版的《收获》杂志,上面登载了后来给我带来好运的《妻妾成群》。现在,我常常想起这里面的因果关系,想想就不敢再想了,因为我害怕我的好运最终给母亲带来了厄运,当我在我的文学路上“飞黄腾达”的时候,我母亲的生命却一天天黯淡下去——我无法确定这种因果关系,我害怕这种因果关系。

我记得,母亲从手术室出来之前,医生已经宣布母亲的病不可治愈了。我记得我当时想掐住医生的喉咙,不让他说出那句话,但最终我什么也不做,什么也做不了。

1990年,炎夏之际,我抱着牙牙学语的女儿站在母亲的病榻前,女儿已经会叫奶奶,母亲回报以宁静而幸福的微笑。我心如刀绞,深感轮回世界的变幻无常,我有了可爱的女儿,慈爱的母亲却在弥留之际。7月母亲去世,她才56岁。

Haifu.org转载

分类: 文章荟萃 标签:

不存在的女友 – 佚名

2017年10月11日 评论已被关闭

有一年圣诞节,室友和女朋友约会去了。我一个人在房间里。我把浴室的灯灯开,把热水灯开,浴室里就雾气腾腾透出光亮,像一个神迹显现。我在隔着一个客厅的房间里上网,写日志,发微博,假装自己正在等一个女人洗完澡,出来陪我做爱,但其实水是我开的,浴室里没人。

我的室友回来了,带着一个女孩,他很吃惊的看着浴室。

“你带了人回来吗?”

我本应该诚实,但真相太可悲了,我回复的是:“嗯,我带了人回来。”

他拍拍我,说好小子,真看不出来呀,那就不打扰你了,便神色隐秘的一笑,和他的女友钻进他的房间了。

但其实浴室里没有人,水是我开的,过了一会,我觉得这样很浪费,就把水关了回到自己的房间睡着了。

后来我的室友就跟人说,我有一个女友。别人就一问我,你有一个女友吗。我怎么说呢。我只能说是,嗯,我有女朋友。

因为我不能告诉他们水是我开的,卧室里没有人。

所以我度过了一段麻烦的日子。我不能和朋友们出去了,因为他们听说,我有个女友。

“去陪你的小情人吧”,他们一群人哄着赶走了我。

工头福利发电影票,他们给了我两张,我装作很感谢的样子,可是我从哪儿找另一个人陪我去看电影呢。所以我一个人,旁边的位置上放着我的爆米花。

“你和你的女朋友吵架吗?”他们问我,我该怎么回答呢。我说,不经常吵,这是真的,嗯,我们没吵过架。

有些时候他们看见不到我的女朋友,就很奇怪,为什么见不到你的女朋友呢。而且有些心直口快的女孩说,你从不给你的女朋友买东西,还说,不吵架,就是冷战了,分手了。所以我被她们拉着买了一些女人的小玩意,有些东西真的不错,我想,在我送给她的时候,她会很高兴吧。

后来他们还是没有见过我的女朋友,一直都没有。我怎么办?告诉他们浴室里没有人,水是我开的?不行,我说不出口。没有办法,我买了一些卫生巾,不常见的型号,还有唇膏,一些粉底。

有人走进我的房间,说这些东西是谁的。

“那些是我女朋友的,因为她有时候在我这里过夜,所以我为她准备了一些常用品,比如卫生巾,这个是她特别用的那种。”

女人听完泪眼婆娑,揪她男友的袖子,你看看人家的男朋友!他身边的男人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

谁会不信我呢?谁会不信我有个女友呢。只是她性格怪异,不爱见人而已。

我隔三差下给卫生巾滴上可乐,扔进厕所的垃圾桶里,我上班前在粉底上揩一下,抹在脸上。要是有一部相机留下每天我卧室内的照片,那些东西部在一天天减少,看起来就好像有个隐形女友一样。反正人人都相信我有个女朋友,没人会发觉浴室里其实没有人,水是我开的。

又过了很长时间,工头找我去办公室,面带关切,莫名其妙给了我一天假,隔壁桌的两个女孩面带同情的看着我,鼓励我,像我这么好的男人,肯定能找到更好的。我才知道有人看到我一个人去看电影了,还看到我一个人坐了两个人的位子,在电影中间哭。

哦,原来我是失恋了,虽然那部片子很感人啊!

我简直想痛骂自己一顿,这是早就可以通往解脱的一条路,我早就该这么说啊!卫生巾和粉底太贵了,化妆品我都买了Channel的。我不知不觉这么过了好长时间,都没有钱付房租了!

我揪着自己的头发,很痛苦的样子,我看见她们又捂着嘴,用手护住鼻梁两边,向眼睛里扇风,背过头。终于,还是有一个人忍不住还哭了。

我没哭,我跟我女友没什么感清。

我又单身了,吃过两顿安慰饭之后,一切又回归了生活的平静,有女孩要给我介绍女朋友。

“他为她女友买专用的卫生巾呢!”她们不厌其烦的说,讲了很多我部不知道的痴情故事。是吗?那个介绍来的女孩偏过头来看一眼我。

我怎么办,我只能说,是啊,难道要我告诉她,浴室里没有人,水是我开的。

我跟那个女孩出去了两次,后来她委婉的把这事分了。

“你的心里空落落的,我感觉你还爱着她,我没信心取代这个位置。“她眼红红的。临走,还给我一拥抱。

这姑娘真有意思。我没有女朋友,浴室的水是我开的。但我不能告诉他。

后来就没人给我介绍女朋友了。

经她这么一点拨,我开始想念起我的前女友来,然后我想起来,我没有一个前女友啊,浴室里没有人,水是我开的。

又到了一年圣诞节,还是那个室友,和一个不同的姑娘出去了,我一个人在屋里上网。

我那时候想,不知道那一年圣诞节,我究竟是因为什么把浴室里的热水灯开呢?我一个人点着一根烟,在昏暗的灯光里,感觉很静,想了很久,突然想起来,原来我是在想象有一个女孩是属于我的。

没有抗拒这诱惑力,我打开灯,扭开热水,浴室里就雾气腾腾透出光亮,像一个神迹显现。这时候,我的室友搂着那个女孩回来了,他看着浴室,先是好奇,接着露出了惊讶和欣喜的神色。

“是她回来了?”

他旁边的女孩看起来高兴极了,对我室友说:“是你跟我说的那个吗,是他以前那个女朋友吗?”

两个人开心的不得了,在客厅里高兴的又蹦又跳,好像约瑟和马利亚。

“不,没有人。”我说,“浴室里的水是我开的。”

Haifu.org转载

分类: 文章荟萃 标签:

当您老成了我的孩子 – 黄金梅

2017年10月10日 评论已被关闭

您躺在床上怯生生地看着我,像犯了错的孩子等待着家长的呵责。我心里有了数,一边目光尽量柔和地迎向您那惊慌失措的与年龄不相称的眼睛,一边走到床前掀开被子,褪下您的裤子,果然,濡湿一片——您又尿床了。

这就是得了两次中风又得了老年痴呆症的您!

母亲总是很忙,一见您尿床,总像训孩子一样责备您:“又尿啦,又拉啦!”当然,最后还是会把您收拾干净,把脏尿片、被褥拿去河沟洗了。

“我来。”我说。

我揽下了照顾您的活儿,在上班前下班后。

二十岁的我学会了给人换尿布,学会了给人洗澡,学会了如何逗孩子(智商如孩童的您)开心,学会了挎着装着沾满屎尿的尿布的篮子去河沟洗,像一个小媳妇。

您像孩童一样依恋着我。

常在天气好的时候,抱您出屋呼吸新鲜空气。我说:“这月季花生虫了。”您会立即应和:“是的,因为下露水了。”我不置可否,但是,看着正仰首等待表扬的您,加之您的回应如此积极,我还是带着满意的表情,朝您点了点头,您便会得意地“嘿嘿”笑。

常给您洗澡,总希望您身体如我般洁净。调好洗澡水,去抱八九十斤的您,力小的我总是两手抄在您身后,深吸一口气,心里先生出一股蛮力来,再双臂运力将您抱起,稳稳地、轻轻地放入盆中。我用毛巾柔柔地擦洗那一根根突出的肋条下满是老年斑的松弛皮肤。您总会嘿嘿地笑,带着少女般的羞涩,任凭我揉搓。

您吃饭,总是在堂屋。盛好饭菜,放上汤匙,我便会在一旁候着。我得时不时地为您拭去下巴上的米粒和溢出的汤汁,还得时时提防您拿汤匙的手会把碗碰翻,一如刚会吃饭的孩子。但我一定不会去捡桌上的米粒送到您嘴里,如当年的您一般。

天凉了,您枯瘦的手冰凉冰凉的,如那冰砣。您为什么不哭呢,如同放学回家,冻得直哭地扑向您的儿时的我?我会拉过您的手,把它放进我温暖的怀里,一如您把我冰冷的小手放进您温暖的怀里一样。

我知道,这都因为您,是您让我在被爱中学会了如何去爱。

Haifu.org转载

分类: 文章荟萃 标签:

中途下车 – 宫本辉

2017年10月9日 评论已被关闭

迄今算来,已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我和一位朋友报考一所私立大学,前去东京。更恰当的说,因为是去东京,便乘了去那方向的车。像世上所有的考生一样,也怀着几分不安,几分无底,眺望着窗外的景色。为了稳定情绪,就说说话,闲聊了起来。然而,从东京上来一个高中女生,坐在我们旁边的座位上,情况就完全不同了。那是个有沉鱼落雁之貌的美妞。我和那朋友多少有点乱了方寸,话也少了下来。待我那朋友想和女生搭话时,车已过了静冈。

她报考了京都的大学,正踏上回伊豆大仁的途中。我朋友在我耳边静悄声说:

“是伊豆的舞女啊!”

何以叫她伊豆的舞女,我不甚了了,只嗯嗯点头。女生也同我们渐渐谈得融洽起来,说三人如果都顺利考取,建议在哪儿一块庆祝一下。这话搅乱了我们的心思。留下那嫣然一笑后她在三岛下了车。

“我也不考东京的大学了,考京都的算了……”

我那朋友嘟哝着,并非全属玩笑。

“我刚才也一直在想,今年去考,大概得落榜,不如再温习一年,慢慢加强实力,明年再考更明智。”

我也掏出了真心话。主意就这么不经意中拿定了。父母给的去东京的花费,我们移用于伊豆的旅行上,于是就在热海下了车。——真是不孝之子。而且,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中途变卦。我们兴致极好,泡在伊豆的温泉里,想着住在大仁的漂亮女生。虽然她留了地址电话,可我们只是看着那张纸片,没有任何行动。三天后,就像刚考完试似的,回到了家。

半年后,朋友的父亲去世了,因为继承家业,继续持续运行,他打消了进大学的念头。

我呢,把入学考试的事扔过一边,到处找小说读。可两人心里,未能忘掉火车上认识的那女生的影子。聚在一起,总谈论这话题,她考上京都大学没有?很是挂念,真没办法。有一天,我们想了个猜拳的办法,谁输就给她家打电话。我输了,就拨通电话,正巧她从京都回来,接着电话,说已顺利考上了大学,住在丸太町一位亲戚家里。

“你是你们俩人中的谁呀?”

她问道。仅仅想开个玩笑,我报了朋友的姓名。沉吟片刻,她小声说:

“要是见面,我只和你单独相见。”

我默不作声,一动不动握着电话。之后,就挂断了。或许会有更好的做法,但十八岁的我却把这话瞒了下来。该怎么办,我不知道。

“哎,怎么样,说什么了?”

朋友目光发亮,一遍遍询问。我撒了个谎,说她没考上大学,出去工作了,她说不要再打什么电话,于是就挂断了。

“嘿,这么简单就吹了。”

他伸伸舌头,一笑。

这事儿,在我心里一直消不去。生平第一次失恋,怎么会不在心里留下伤痕呢?我的谎言可谓多矣,只有这次连我自己都不能原谅。之所以我现在写下来,是因为我那位情敌——那位朋友,死于交通事故已有十年了。

Haifu.org转载

分类: 文章荟萃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