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16年2月 的存档

旅行 – 梁实秋

2016年2月23日 评论已被关闭

我们中国人是最怕旅行的一个民族。闹饥荒的时候都不肯轻易逃荒,宁愿在家乡吃青草啃树皮吞观音土,生怕离乡背井之后,在旅行中流为饿莩,失掉最后的权益——寿终正寝。

至于席丰履厚的人更不愿轻举妄动,墙上挂一张图画,看看就可以当“卧游”,所谓“一动不如一静”。说穿了“太阳下没有新鲜事物”。号称山川形胜,还不是几堆石头一汪子水?

我记得做小学生的时候,郊外踏青,是一桩心跳的事,多早就筹备,起个大早,排成队伍,擎着校旗,鼓乐前导,事后下星期还得作一篇《远足记》,才算功德圆满。旅行一次是如此的庄严!我的外祖母,一生住在杭州城内,八十多岁,没有逛过一次西湖,最后总算去了一次,但是自己不能行走,抬到了西湖,就没有再回来——葬在湖边山上。

古人云,“一生能着几雨屐?”这是劝人及时行乐,莫怕多费几双鞋。但是旅行果然是一桩乐事吗?其中是否含着有多少苦恼的成分呢? 阅读全文…

分类: 文章荟萃 标签:

2016 MWC今日开幕 华为MateBook及TCL Plus 10大亮

2016年2月22日 评论已被关闭

腾讯科技 郭晓峰 2月22日巴塞罗那现场报道

今日,通信业年度盛会2016世界移动大会在西班牙巴塞罗那正式开幕,各大品牌精锐尽出。尤其是国产手机品牌高调“杀入”PC市场,成为大会一大看点。

国产手机涉足PC

势头正猛的华为终端终于发布了传闻已久的首款MateBook笔记本电脑,正如华为消费者CEO余承东所言,消费者有手机、手表、平板,但是还必须要用笔记本电脑。

据了解,MateBook外观分黑色和白色两种,搭载12英寸屏幕,机身厚度为6.9mm,金属机身重量为640g,续航时间为10小时。MateBook搭载手写笔MatePen,首款采用橡胶笔尖的手写笔,同时可以作为激光笔来使用。

处理器自然是Intel Skylake第六代酷睿,确切地说是酷睿M系列超低压版本,热设计功耗只有区区4.5W,并搭配微软Windows 10操作系统、Office 2016办公套件。因不同配置,MateBook的价格最低799欧元起,最高竟达1799欧元。

在欧洲打拼多年的TCL更是赶在华为之前发布了PC新品。据了解,TCL通讯阿尔卡特此次推出旗下首款二合一平板电脑新品Plus 10,该平板电脑Plus 10采用英特尔处理器,完整支持微软Windows 10操作系统,最大的亮点是屏幕与键盘均内置电池,为整体提供更强悍的续航时间,同时支持4G网络。

配置上,Plus 10采用了10.1英寸1280×800可触摸显示屏,英特尔Atom Z8350四核心处理器,主频最高可达1.97GHz,配备2GB RAM运行内存与32GB ROM存储,支持MicroSD卡扩展,前置200万像素+后置500万像素摄像头,同时内置了4G-LTE无线数据网络连接。

虽然没有直接发布PC产品,但中兴通讯继Spro2之后,再次推出便携式智能投影Spro Plus也引发外界不小震动。据了解,Spro Plus是Spro家族的最新产品,也是中兴2016年度旗舰产品,该产品配备平板级触摸屏,融合了投影仪与平板电脑的功能。

功能上,Spro Plus具有语音会议、投影、触摸屏及创新视觉设计等特性,外接USB摄像头还可以通过Skype等应用实现多方视频通信。外观上,Spro Plus采用圆形设计元素,并配备了8.4英寸2K分辨率AMOLED触控屏和12100mAH大容量电池,还可连接Wi-Fi 和4G LTE网络,用户可扫描二维码连接并控制投影设备。相比上一代产品,Spro Plus屏幕尺寸进一步增大、厚度明显变薄,不做投影机时也可当作平板电脑使用。

中兴终端执行副总裁、终端CEO曾学忠会在接受腾讯科技专访时表示,2016年中兴智能手机出货量目标在6000万部至7000万部之间,智能投影属于中兴打造的高端产品系列AXON,加上键盘它也可以是笔记本电脑。目前,中兴重点聚焦现有产品体系,且今年将会推出VR产品。 阅读全文…

分类: 我的兴趣 标签:

寂寞 – 龙应台

2016年2月22日 评论已被关闭

我曾经坐在台北市议会的议事大厅中,身边,议员对着麦克风咆哮,官员在挣扎着做解释,记者的镁光灯闪烁不停,语言的剑道在政治的决斗场上咄咄逼人,剑光夺目。

我望向场内,调整一下自己眼睛的聚焦,像变魔术一样,“倏”一下,议场顿时往百步外退去,影像缩小,声音全灭。所有张开的嘴巴、圆瞪的眼睛、夸张的姿态、拍打桌子的手,一瞬间变成黑白默片中无声的慢动作,缓缓起,慢慢落……我坐在风暴中心,感觉四周一片死寂,这时,寂寞像沙尘暴,以鬼魅般的速度,细微地渗透包围过来。

我曾经30天蛰居山庄,足不离户。坐在阳台上记录每天太阳落下的时间和它落下时与山棱碰触的点的移动。有时候,迷途的鸟不小心飞进屋内,拍打着翅膀从一个书架闯到另一个书架,惊慌地寻找出路。

在空气湿润的日子里,我将阳台的落地玻璃门敞开,站在客厅中央,守着远处山头的一朵云,看着它从山峰那边慢慢飘过来,越过阳台,进入我的客厅,把我裹挟在内,而后流向每个房间,最终分成小朵,从不同的窗口飘出,回归山岚。

夏天的夜空有时很蓝,我总是看见金星早早出现在离山棱很近的低空,然后月亮就上来了。野风吹着高高的树,叶片飒飒作响,老鹰立在树梢,沉静地看着开阔的山谷。我细细想:寂寞,是个什么状态?

有一年除夕夜,朋友们在我的山居相聚,饮酒谈天,到11点半,大伙纷纷起立,要赶下山。因为,新年旧年交替的那一刻,必须和家里人相守。然后就是一阵车马启动、深巷寒犬的声音。5分钟后,一个诗人在归途中打来电话,欲言又止,意思是说,大伙儿午夜前一哄而散,把我一个人留在山上,好像……我感念他的温柔,也记得自己的答复:“两个人一定比一个人不寂寞吗?”他一时无语。

寂坐时,常想到晚明张岱。他深夜独自到湖上看雪,“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他显然不觉得寂寞——寂寞可能是美学的必要。但是,在国破家亡、人事全非,在他在写墓志铭的时候呢?

张岱“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年至五十,国破家亡,避居山居,所存者,破床碎几,折鼎病琴,与残书数帙,缺砚一方而已”。

有一种寂寞,身边添一个可谈天的人或一条知心的狗,或许就可以消减。有一种寂寞,是茫茫天地之间“余舟一芥”的无边无际、无着落感,或许只能各自孤独面对,素颜修行吧。

Haifu.org转载

分类: 文章荟萃 标签:

世界不同于想象 – 张曼娟

2016年2月15日 评论已被关闭

曾经的恋人,在十几年之后,与我相约见面。分手时因为心神憔悴,感觉自己无比苍老。十几年过去,反而因为生活中的安定踏实,而有了轻盈的脚步。那是个寒凉的冬夜,我们共进晚餐,并肩行过一段长长的路,车辆一台台迅速的从身边疾驰而过,彷佛岁月总是太匆匆,快得像是没有任何值得留恋的。我的大衣飞卷起来,有时搧动着身旁那人的腿,又乖乖的回到我身上来,回忆也就这么起起落落。

“那时候的分手真的是好平静啊。”那人喟叹地说。

是的,理智冷静得连争吵都没有,就像两个下了戏的演员,对彼此友善的点头致意,各自回家,过着不再相干的生活。而我们曾经那么真挚的相爱;我们曾经以为找到了失落的另一半;我们曾经想像着将共度一生。

没有欺瞒背叛,没有外遇出轨,当我发觉爱情如潮落,迅捷全面,无可挽回时,恍然明白了自己的宿命。无比忧伤,却不知该去纠缠谁?向谁索讨付出的真心?只是安静的告诉自己,就是这样了。

“你是否明了,我们为什么没能走下去?”停在红灯前方,那人问。

我微微笑着,没有回答。

“因为我后来发现,你不是我想像的那个人。”那人说完,绿灯忽然亮起来。

如果是小说的一个篇章,或是电影的一个结尾,那么,女主角听完这句话,脸上应该有种瞬间领悟的神情,十几年来的悬念终于有了解答,终于可以释然。主题曲在这时响起,象徵新的人生阶段开始。 阅读全文…

分类: 文章荟萃 标签:

支付宝敬业一福难求 五福离我们还远吗?

2016年2月5日 评论已被关闭

随着春节的临近,小伙伴们又开始摩拳擦掌,准备在抢红包的“事业”上大干一番。回首2014年春节,微信凭借红包弯道超车,完成了从社交化到金融领域的成功渗透。2015年,支付宝开始反击,但苦于没有自己的关系链平台,红包被微信封杀,只能演变成数字口令红包的方式。今年,支付宝虽想利用集福卡活动打个翻身仗,集五福卡活动也神速的侵入到了各大社交媒体,支付宝一直冷清的“好友”和“生活圈”一下子火爆了起来,微信朋友圈也被各种交换福卡刷屏了,全国人民都在集五福,大家为了平分这2亿现金也是蛮拼的。

随着红包这两个字眼逐渐占据了大家的眼球,现在很多小伙伴们的眼里除了红包就是红包。支付宝集福活动如火如荼的展开,集齐五福就能平分超2亿的现金大奖。其实玩法很简单,在支付宝APP的“朋友”里添加好友,新加够10个好友系统就会随机派发三张福气卡。不过,要知道这三张福气卡是随机的,也就是说可能是“富强福”、“和谐福”、“友善福”、“爱国福”和“敬业福”中的任意三张,当然也能有重复的,比如三张“富强福”或两张“富强福”一张“和谐福”等等。

但是要想最后参与平分那2亿元,需要除夕当晚24点前集齐下面这套五福临门福卡的人,那现在只有三张,还有可能是重复的怎么办呢?别太担心,你可以和卡片需求正好“互补”的朋友互换,也可以通过点击“请朋友赐这张福”向朋友求助直接要一张过来。说着容易,可事实上这会功夫已经集齐的并不是很多,小编现在看到的人数是6148人,比昨天就增加了四千多人,看来越来越多的人会集齐五福。 阅读全文…

分类: 我的兴趣 标签:

红桃Q – 苏童

2016年2月5日 评论已被关闭

有些人就是改不了小偷小摸的毛病,在我们香椿树街上这种情况尤其严重,你稍不留神家里的腌鱼、香烟甚至扫帚就会失踪,所以那天当我发现我的扑克牌少了一张红桃Q时,我立即想到有人偷去了我的红桃Q。

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爱护我的扑克牌,那是我在一九六九年唯一的玩具,我常常用它和我哥哥玩一种名叫大洛克的游戏。玩扑克牌是不能缺少任何一张牌的,也正因为如此,我在每一张牌后面都写了我的名字,我以为这样一来谁也不会来偷我的扑克了,可是我错了。我去向我哥哥打听红桃Q的下落,他说,丢一张牌算什么?我们学校李胖的儿子都丢了,一个人丢了都没人找,谁替你找一张破牌?我从他的表情里察觉出某种蹊跷之处,几天前他向我借一毛钱,我没理睬他,我怀疑他故意偷走了红桃Q作为对我的报复,我这么想着就把手伸到他的枕头里、床褥下还有抽屉中搜查起来,你知道我哥哥不是什么好惹的人,他突然大叫起来,你他妈的把我当牛鬼蛇神呀?你他妈的敢抄我的家?说着他就朝我屁股上狠狠地踹了一脚。

后来我们兄弟俩就扭打起来了,后来当然是我挂了眼泪灯笼,我哥哥一看局面不堪收拾了,纵身一跃就跳到了窗外的大街上,隔着窗子他对我说,你真他妈的没骨气,丢一张破扑克牌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张红桃Q吗,哪天我给你弄一张红桃Q不就完了?

我哥哥是个吹牛皮大王,即使他说那番话是认真的,我也不相信他能弄来那张红桃Q。那是一九六九年,我们这个城市处于一种奇怪的革命之中,人们拒绝了一切娱乐,街上清寂无人,店铺的大门半开半闭,即使你走遍整座城市也看不见一张扑克牌的影子。你想像一九六九年一个雨雪霏霏的冬日,一个孩子在布市街(当时叫红旗街)一带走走停停,沿途爬在每一个柜台上朝货架上张望。营业员说,这位小同志你要什么?孩子说,扑克牌。营业员便都皱起了眉头,语气也不耐烦了,哪有什么扑克牌?没有! 阅读全文…

分类: 文章荟萃 标签:

船长 – 亨利.梅杰.汤姆林森

2016年2月1日 评论已被关闭

在我最初的记忆里,这位船长是个瘦削的小伙子,笑容腼腆,穿一件已经小了的双排扣上衣,一双大手孤零零地垂过下摆。他的帽子总是很小,以至于帽前那枚脏兮兮的航徽成了他额发上的一颗彩扣。往往在我们快要将他忘光时,他才偶尔回一趟家。回的时候带着一个大大的垫枕从租车上下来,仿佛从天而降。有这么一种传说,书上的传说,说被大海收作学徒的男孩都会从那儿得到一双轻佻的眼睛,以及一种敢于随时去那幽荒尽头的自持,仅这想法就能让良规谨守的人士惊骇不已。论明理,正派人可比以船为家的人强多了。他曾带一些年轻的海员来见我们,他们和他一模一样。眼神下垂,看不出有何可自持。在这种简单的场合,他们也羞羞答答、施礼过甚,说得委婉点,就是显得不合时宜地滑稽。而他们不那么礼貌的姐妹们,则常常拿他们寻开心。

我们的这位羞涩小伙子从不跟我们长住,总是不告而别,和他的出现一样让人意外,否则我们还是情愿多挽留一下他的。但反正他对于家里也无关紧要。他丝毫没有察觉到,他就如同一件碍手碍脚的、多余的新家具,平静而木讷地杵在那里,直到要挪走时。一次他回家小住,某个早上正要出门,我惊奇地发现他已经长得比我还要高了。这是怎么长的?在哪儿长的?那个早上我陪他到门口,因他紧张地低头摆弄着帽子,告诉我他要去参加一个考试。大约一周以后,他轻描淡写地宣布他拿到了船长资格。这消息是一个不期然的提醒,让我们惊觉自己上了年纪,随后我们都被逗乐了,开始祝贺他。他拿到商船船长资格,这很自然嘛,有啥可奇怪的?几乎所有我们认识的海员或早或晚都拿到了。这是必然的事情。但随后的另一个消息让我们着实又惊又忧,他以同样轻描淡写的语气告诉我们,他被任命为一艘船的船长了;这跟拿到船长资格可是两码事啊。

我们惶惶不可终日。这事儿可闹大了。他干不了,他不是发号施令的人。前不久,这家伙还因不敢面对附近邮局的女职员而跑到一英里外去发电报,现在却要他去管住一群可能是从伦敦塔放出来的恶棍,让他们和谐共处,并指挥他们在一项艰苦的事业里同舟共济、克服困难。他不行。但我们谁也没说让他泄气的话。

毫无疑问,他是个讨喜的家伙。常常把我们逗乐而自己还蒙在鼓里。他为人坦诚,性情温和,但耗去他大半年少时光的茫茫大海上使得他————怎么说呢,迟钝了。你懂的。对大城市里的种种危险我们见怪不怪了,而他却对此懵懂无知。却他总是提防小偷和寄生动物。我想他习惯性地相信这些狡猾的东西一靠岸就无所不在。他对自己的警觉和聪颖很自豪,每每说到此处就要讲起一个很长的故事,讲他如何毫发无伤地挫败一只阴险的鲨鱼。而我们这些毫无奇遇,连伦敦都不怎么出的人,怎么可能让他上当受骗。他说到兴头上时也不停下来想想,为何他是全家独一份:一些”路边奇遇“总发生在他头上。他就曾以一种精明的口吻向我们宣布,要把他一次出海的全部积蓄投进一个广为人知的骗局,那种陷阱连一个乡村牧师也能不瞥第二眼地一脚跨过去。

他启航离开了。出海的事他没在家谈起过,虽然我们每个人私底下都对此不抱期望。我们通过《航运报》默默地了解他的行踪,心中惴惴不安。他平安地从此到彼————圣文森特、直布罗陀、苏伊士、亚丁————我们随着他去了科伦坡、新加坡,过了一段时间得知他安全抵达巴达维亚。他的蒸汽船一路顺风顺水,并一样顺利地返航了。当船长的首航历险后,他又一次次地出航,不过再无激动人心之处,犹如礼拜日在郊外散步一般。完全是运气;要不就人们把航海术估计得太高了!

一天,他邀请我一起出航。我可以在波尔多下船,于是我就去了。你得明白,在此之前我们谁也没见过他的船。就这样他和我一起从一座威尔士的火车站下车,走去码头。他身穿一件廉价的雨衣,打一把我都不愿细说的雨伞,挟着一个牛皮纸包裹。他得体地顶着一顶小了好几号常礼帽。我瞥了瞥他的侧影,不禁琢磨开了:莫不是他正在内心中激烈地挣扎,现在不得不坦白承认他不是一艘船的船长,也从来就没有过。 阅读全文…

分类: 文章荟萃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