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15年12月 的存档

展示品 – 于尔克.舒比格

2015年12月30日 评论已被关闭

在斯图加特的一个公园里,来了一位先生,他手里端着一个纸盒,盒子里有一只天竺鼠。他打开盒子,把天竺鼠放到草地上。接着,又把他的帽子放在旁边。看来,这位先生想在天竺鼠吃草的时候,用帽子来收一些零钱。爱看热闹的人们凑过来看这只小动物,他们以为这只小东西会耍些跳竹竿,走钢丝之类的把戏,便纷纷往地上的帽子里投硬币。可是,这天竺鼠只是在草地上爬来爬去地吃草。

您的天竺鼠会耍什么把戏?人们问那位先生。

他答道:你们看,它会在草地上跑,会吃草。

人们继续看着,继续不断地向帽子里扔硬币。

一个农夫发现了个中奥妙,他赶快回家,从圈里拉出了他家的老牛。老牛被牵到了公园里,农夫让它在天竺鼠的边上吃草,并且,也把他的帽子放在了旁边。人们围过来,往他的帽子里扔硬币。

这只老牛也许会两只脚走路,大家心里猜测。可是这老牛只是立在那里,吃草。

您的牛会什么本领呢?人们问。农夫解释说:正如诸位看到的一样,它会站在这里,吃草。

大家又仔细地看了看这老牛,说:一只牛,一只站在这里的牛,不简单。

一会儿,来了一个车夫,他要展示他的马。随后,有人把他的摩托车停在了草地上,车边放着一顶帽子。又有个人把睡觉的床抬到了公园,还有个人要把他的随身小刀给人看,甚至有一个居然扛来了一套沙发。所有用来展示的东西边上,都有一顶帽子。

当然,如果不付钱,人们照样可以参观这些东西。

每一处,都有人在问同样的问题,问这些东西是否与众不同。他们付了钱,也得到了答案。

这是一匹马,会吃草的马。

这是一辆摩托车,停在草地上的摩托车。

这是一张床,放在草地上的床。

这是一把小刀,压在报纸上的小刀。

这是一套沙发……

沙发的主人对围观的人们说:请坐,请坐。

人们坐下,彼此赞叹着:一套沙发,嗯,真不简单。

Haifu.org摘自《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

 

分类: 文章荟萃 标签:

波心 – 亦舒

2015年12月28日 评论已被关闭

我认识周成辉的时候,不知道他家那么有钱。

我们在一个很偶然的场合遇到。我也并不是一般的所谓小家碧玉,我自己有房子有车子,有一分很丰厚的固定入息,银行也有一笔定期存款,生活的悠哉优哉,也就是社会上人称的高贵仕女。

我们在停车场里起了一点争执,不打不相识。

当时我的车角碰到他的车角,什么也没有损伤,但是他的女伴冲出来骂我。

我抬起头看她一眼,当她是个透明人物。

我心里这样想,如果她召警,我就跟警察说话,光是谩骂,我是不怕的。

结果是他把女伴拉进了车。

我并不记得他的车子,那只是辆很普通的汽车。

第二天在停车场有人向我微笑、抱歉,我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

他提醒我。

我说“呵。”

“对不起。”

我说:“没关系,这种小事情随时可以发生。” 阅读全文…

分类: 文章荟萃 标签:

喜欢与爱 – 史铁生

2015年12月22日 评论已被关闭

说真的,我并不喜欢我的家乡,可扪心而问,我的确又是爱它的。但愿前者不是罪行,后者也并非荣耀。大哲有言,“人是被抛到世界上来的”,故有权不喜欢某一处“被抛到”的地方。可我真又是多么希望家乡能变得让人喜欢呀,并为此愿付绵薄之力。

不过,我的确喜欢家乡的美食,可细想,我又真是不爱它。喜欢它,一是习惯了,二是它确实色香味俱佳。不爱它,是说我实在不想再为它做什么贡献;原因之一是它已然耗费了吾土吾民太多的财源和心力,二是它还破坏生态,甚至灭绝某些物种。

喜欢但是不爱,爱却又并不喜欢,可见喜欢与爱并不是一码事。喜欢,是看某物好甚至极好,随之而来的念头是:欲占有。爱,则多是看某物不好或还不够好,其实是盼望它好以至非常好,随之而得的激励是:愿付出。

尼采的“爱命运”也暗示了上述二者的不同。你一定喜欢你的命运吗?但无论如何你要爱它;既要以爱的态度对待你所喜欢的事物,也要以同样的态度对待你不喜欢的事物。大凡现实,总不会都让人喜欢,所以会有理想。爱是理想,是要使不好或不够好的事物好起来,便有“超人”的色彩。喜欢是满意、满足、甚至再无更高的期盼,一味地满意或满足者若非傻瓜,便是“末人”的征兆。 阅读全文…

分类: 文章荟萃 标签:

老舍先生 – 汪曾祺

2015年12月21日 评论已被关闭

北京东城丰富胡同有一座小院。走进这座小院,就觉得特别安静,异常豁亮。这院子似乎经常布满阳光。院里有两棵不大的柿子树(现在大概已经很大了),到处是花,这些花都是老舍先生和他夫人胡絜青亲自侍弄的。天气晴和,他们把这些花一盆一盆抬到院子里,一身热汗。刮风下雨,又一盆一盆抬进屋,又是一身热汗。老舍先生曾说:“花在人养。”老舍先生爱花,真是到了爱花成性的地步,不是可有可无的了。汤显祖曾说他的词曲“俊得江山助”,老舍先生的文章也可以说是“俊得花枝助”。叶浅予曾用白描手法为老舍先生画像,四面都是花,老舍先生坐在百花丛中的藤椅上,微仰着头,意态悠远。这张画不是写实,意思恰好。

客人被让进了北屋当中的客厅,老舍先生就从西边的一间屋子走出来。这是老舍先生的书房兼卧室,里面陈设很简单,一桌、一椅、一榻。老舍先生腰不好,习惯睡硬床。老舍先生是文雅的、彬彬有礼的,他与人握手时动作很轻,但是很亲切。茶已经沏出色了,老舍先生执壶为客人倒茶。据我的印象,老舍先生总是自己给客人倒茶的。

有时候,老舍先生正在工作,请客人稍候,你也不会觉得闷得慌。你可以看看花。如果是夏天,就可以闻到一阵一阵香白杏的甜香味儿。一大盘香白杏放在条案上,那是专门为了闻香而摆设的。你还可以站起来看看西壁上挂的画。 阅读全文…

分类: 文章荟萃 标签:

恶之平庸 – 刘瑜

2015年12月17日 评论已被关闭

在网上找到这个人的照片后,我曾仔细端详他的脸:细长鼻子,略带鹰钩,眼睛不大,但是深,棱角分明的下巴,薄嘴唇。脸上挂着一丝微笑,几乎透着善意。这样的人,欧美大街上到处可见。但他又不是普通人,他叫阿道夫·艾克曼,曾经作为纳粹高官参与屠杀犹太人。根据对这个人的审判材料,学者汉娜·阿伦特写过一本书《艾克曼在耶路撒冷》,不过此书的副标题更有名:关于恶之平庸的报告。

“恶之平庸”。通过这个词,阿伦特想表达的是:艾克曼——很可能也是绝大多数纳粹分子——并非恶魔或者变态,从他交待的材料及心理医生的诊断来看,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正常人,几乎可以说是“可怕的正常”。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在特殊时代,无动于衷地杀害成千上万人。

“是纯粹的不假思索让他成为了当时最大的罪犯之一。”阿伦特写道。“不假思索”的意思是,当上级命令传达下来,下级就去执行。如果有一天有人追究罪责,下级就说:“我只是在执行命令而已。”——多么合理的解释,几乎应该表彰其敬业精神了。

最近我常想起“恶之平庸”这个词,原因是近期发生的事情:一个盲人,在一个村子里,被封锁在家,既不允许出来,也不允许别人进去。但凡有人去看望,就被暴力驱赶,以至于有人称,该村已成了中国的探险胜地。 阅读全文…

分类: 文章荟萃 标签:

讲用 – 汪曾祺

2015年12月16日 评论已被关闭

郝有才一辈子没有什么露脸的事。也没有多少现眼的事。他是个极其普通的人,没有什么特点。要说特点,那就是他过日子特别仔细,爱打个小算盘。话说回来了,一个人过日子仔细一点,爱打个小算盘,这碍着别人什么了?为什么有些人总爱拿他的一些小事当笑话说呢?

他是三分队的。三分队是舞台工作队。一分队是演员队,二分队是乐队。管箱的,——大衣箱、二衣箱、旗包箱,梳头的,检场的……这都归三分队。郝有才没有坐过科,拜过师,是个“外行”,什么都不会,他只会装车、卸车、搬布景、挂吊杆,干一点杂活。这些活,看看就会,没有三天力巴。三分队的都是“苦哈哈”,他们的工资都比较低。不像演员里的“好角”,一月能拿二百多、三百。也不像乐队里的名琴师、打鼓佬,一月也能拿一百八九。他们每月都只有几十块钱。“开支”的时候,工资袋里薄薄的一叠,数起来很省事。他们的家累也都比较重,孩子多。

因此,三分队的过日子都比较俭省,郝有才是其尤甚者。

他们家的饭食很简单。不过能够吃饱。一年难得吃几次鱼,都是带鱼,熬一大盆,一家子吃一顿。他们家的孩子没有吃过虾。至于螃蟹,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了。中午饭有什么吃什么,窝头、贴饼子、烙饼、馒头、米饭。有时也蒸几屉包子,菠菜馅的、韭菜馅的、茴香馅的,肉少菜多。这样可以变变花样,也省粮食。晚饭一般是吃面。炸酱面、麻酱面。茄子便宜的时候,茄子打卤。扁豆老了的时候,闷扁豆面,——扁豆闷热了,把面往锅里一下,一翻个儿,得!吃面浇什么,不论,但是必须得有蒜。“吃面不就蒜,好比杀人不见血!”他吃的蒜也都是紫皮大瓣。“青皮萝卜紫皮蒜,抬头的老婆低头的汉,这是上讲的!”他的蒜都是很磁棒,很鼓立的,一头是一头,上得了画,能拿到展览会上去展览。每一头都是他精心挑选过,挨着个儿用手捏过的。

不但是蒜,他们家吃的菜也都是经他精心挑选的。他每天中午、晚响下班,顺便买菜。从剧团到他们家共有七家菜摊,经过每一个菜摊,他都要下车——他骑车,问问价,看看菜的成色。七家都考察完了,然后决定买哪一家的,再骑车返回去选购。卖菜的约完了,他都要再复一次秤,——他的自行车后架上随时带着一杆小秤。他买菜回来,邻居见了他买的菜都羡慕:“你瞧有才买的这菜,又水灵,又便宜!”郝有才翩腿下车,说:“货买三家不吃亏,——您得挑!” 阅读全文…

分类: 文章荟萃 标签:

真实情节 – 希区柯克

2015年12月15日 评论已被关闭

晚上差不多九点钟的时候,他离开大厦。外面天色已经黑了好些时候,行人稀少。他等了一下让几辆汽车过去,然后跨过街道到了他那部老爷车停的地方。

开始他并没有注意到那两位年轻女子,直到她们开口说话为止。

“先生。”其中一位打招呼。

他的视线越过老爷车的车顶望过去,开口说话的是一位二十岁左右的金发女子,身高在一米六左右;在她身后的是一位消瘦的黑人女子,年龄和前一位差不多只是个子比她高一些。两个人都穿着褪色的牛仔裤,白色的上衣。

“有什么事吗?”他问,手在车门柄上停顿了一下。

“你能搭载我们一程吗?”“你们要去哪儿?”他问。

“圣路易斯。”金发女子回答。

他打算在回家途中,去一下圣路易斯旁边的超市。她们的目的地离他走的路只有几条街。“当然可以,请上车。” 阅读全文…

分类: 文章荟萃 标签:

报复 – 雨果.克里兹

2015年12月14日 评论已被关闭

写字台上的台灯只照亮书房的一角。彭恩刚从剧场回来,他坐到写字台前,伸手拿起电话要通了编辑部:“我是彭恩,你好!我又考虑了一下,关于《蛙女》的剧评,最好还是发下午版,因为我想把它展开一些……别提啦!太不像话了!所以我才打算写一篇详细的剧评。上午版你只要留出个小方块刊登一则简讯就行了。你记下来吧:‘奥林匹亚剧院:《蛙女》上演,一锅可笑的大杂烩:一堆无聊的废话和歇斯底里的无病呻吟。看了简直要让你发疯。详情请见本报下午版’。你是不是觉得我的措词还不够激烈?这样就行?那好,再见!”

从他放下话筒的动作可以看出,彭恩的情绪越来越愤慨。可就在这时,他猛然一惊,附近有人轻轻地咳嗽了一声。在光线最暗的角落里,他模模糊糊地看见有个人坐在皮沙发里。陌生人蓄着白胡须,身披风衣,头上歪戴一顶礼帽,闪亮的眼睛逼视着评论家。彭恩心里发虚:“你,你……你是谁?”

陌生人慢慢站起来,从衣兜里伸出右手。彭恩看见一支闪闪发亮的手枪。“把手举起来”那人命令道,彭恩两手发抖。

“嘻嘻嘻……”那人像精神病人一样笑着,“你这条毒蛇,现在总算落到了我的手里。再有5分钟就是午夜。12点整,嘻嘻嘻……你将变成一具尸体。文亚明,我的宝贝,”白胡子老头扬起头,“我亲爱的文亚明,5分钟后你将报仇雪恨。这条毒蛇将永远闭上它的嘴!啊,你高兴吗,文亚明!?”说着白胡子老头立刻举起手枪:“别动!” 阅读全文…

分类: 文章荟萃 标签:

“搞定”夫妇 – 林.拉德纳

2015年12月10日 评论已被关闭

这个镇上肯定有一群活跃分子。我们才搬来三天,就有四个团体的代表登门拜访过——商会,基瓦尼斯会还有别的什么,我忘了名字。他们想知道我们过得好不好,觉得这个镇怎么样,他们能为我们做点什么,以及有什么要注意的等等。

他们每次都问我们怎么刚好到了这里,而不是别的地方。我看他们是把每个人来这儿的理由都记录在案,以便摸清楚哪些特点最能吸引游客。然后第二年做宣传推介时,就可以拿这些特点向游客做文章。

我跟他们说我们过得很好,觉得这个镇不错,跟下不需要他们帮什么忙,还说我们一定会注意所有应当注意的事项。可是他们问到我们怎么刚好到了这里时,我说可以说是只是机缘巧合,因为真正的原因说来话长。

自从结婚以来,我太太一直拿我的朋友跟我开玩笑。她说从我介绍给她认识的朋友来看,世界上没有谁比我的朋友更古怪。我承认他们中的多数,没错,算不上你可以称为“来劲儿”的那种。跟我一开始和他们来往的时候相比,他们多少变了样,好像动不动就不开心。不过当然他们是老朋友,我不好派他们的不是。 阅读全文…

分类: 文章荟萃 标签:

一颗不开花的种子 – 保罗.科埃略

2015年12月9日 评论已被关闭

Maria Emilia Voss,一个前往圣地牙哥的朝圣者,告诉我下面的故事。

大约公元250年的古代中国,某国的一位太子即将加冕皇位。然而,按照法律,在这之前,他必须先结婚。

因为这是选择未来的皇后,所以太子需要找一位他完全可以信赖的女子。听取了一位智者的意见,他决定召集齐全国所有年轻的女子,以发现最合适的那一位。

一个在宫里服侍多年的老夫人,听到这个消息后,非常伤心。她的女儿暗恋着太子。

老夫人回到家里,把事情告诉女儿。使她更担心的是,女儿愿意到宫里去应征。

老夫人绝望了。

“但是,女儿,你还能做什么呢?全国最富有最美丽的女孩都会去那儿。这个念头太疯狂了!我知道你很痛苦,但不要因为痛苦而疯狂。”

女儿回答:

“我亲爱的母亲,我不痛苦,也没疯。我知道我不会被选中,但这是我能在太子身边呆上一小会的唯一的机会。而那将使我幸福,虽然我知道等待我的是完全不同的命运。”

那个晚上,年轻的女人们来到皇宫,所有最美丽的女孩都在那,穿着最漂亮的衣服,戴着最漂亮的珠宝,她们愿意付出一切,去抓住这个宝贵的机会。

在官员的簇拥下,太子宣布了选妃的方案。

“我会给你们每个人一粒种子。六个月后,那个带着最美丽的花回到这里的年轻女孩,将成为中国未来的皇后。”

女孩接过她的种子,播在一个花盆里。她不太懂种花,她以惊人的耐心和细心侍弄泥土。她相信,如何花儿能够像她的爱一样越长越大,她就无须担心最后的结局。

三个月过去,种子没有发芽。年轻的女孩想尽了所有的办法。她向花农和农民请教,他们教她所有种花的方法,但无济于事。她感到她的梦想一日日远去,虽然她的爱一如既往。

最后,六个月到了,她的花盆里什么也没有。她没什么可以奉献,但她知道这段时间她所付出的努力有多大,所以她告诉母亲她会在约定的日期约定的时间回到宫里。她在内心明白,这是看到她的爱人的最后的机会,她不能失去这个机会,即使拿整个世界跟她交换。

谒见太子的日子到了。女孩带着她的没有花的花盆,她看到其他所有的女孩都有惊人的成果,她们手中的花,无论是形状还是色彩,一朵比一朵可爱动人。

最后,期待已久的时刻来临来临。太子进来了,他仔细又温存地看过每一个女孩手中的花。之后,他宣布结果,他选择了那个佣人的女儿做他的妻子。

其他所有的女孩开始抗议,说他选择的是唯一一个什么也没种出的女孩。

太子冷静地解释了他的理由。

“这个年轻的女人是唯一一个种出了使她成为皇后的花的女人—诚实之花。我给你们的种子是不育的,不可能种出任何东西。”

Haifu.org转载

分类: 文章荟萃 标签:

奇奇怪怪的菜 – 李碧华

2015年12月8日 评论已被关闭

虽说“背脊向天人所食”,中国什么也可以入馔。但有时奇奇怪怪的菜式,不知道材料还好,知道了,甚困惑,吃不吃?

一回朋友请喝一锅羹汤,鱼云、虾仁、瘦肉、笋片、叉烧、蛋花……鱼云羹鲜美,中间有些颜色相当深的块状物,不是云耳,又不是冬菇,一层略脆的皮,里头是腴滑的脂肪物,口感奇特,非荤非素的,原来是鹅髻——一只鹅只得一个肿瘤状的“髻”,所以一锅羹汤得用上几个。我们平日吃潮州卤水鹅,广东烧鹅,长长的脖子最入味,慢慢啃,但那个“髻”,谁吃?像肿瘤或大疮。还有血红的鸡冠作菜?你说多影响食欲。

猪浑身上下都是宝,无一处不能吃。身体各部位不说了,单是那个头,上海的南货店把猪头摊成扁平蝶状,造成“腊笑脸”贺岁。猪的耳朵、眼睛、舌头,还有喉咙曰“管廷”,上颚曰“天梯”,喉管旁边一根小肠曰“竹肠”……皆刁钻小菜。也有莫名其妙的,他们把那肥厚脆肉卤制切块。

“哗,这两个洞洞的物体真难看!”

“是鼻拱。” 阅读全文…

分类: 文章荟萃 标签:

掌声 – 柴静

2015年12月3日 评论已被关闭

我从来没听过那样高强度的掌声。

我们在临沂网戒中心调查电击治网瘾,走进课堂的时候,所有穿迷彩服的网瘾治疗者和家长都起立鼓掌。

“请第一排就坐。”杨医生对我们做了个手势,空空荡荡的第一排,名牌上写好了我们几个的名字。

我们想退到边上。

掌声骤然高起来了,杨医生笑容满面地看着我们。

这样的掌声持续了五六分钟,频率和强度没有任何变化,直到我们落座,杨医生手一挥,嘎然而止。

当天的课程是点评受治者的不当表现。

一个女孩被点评的原因是她父母上报了她“跟父亲顶嘴”。

点评的内容是,杨医生问:“你父母学过心理学吗?”

“没有。”

“你当父母知道怎么当吗?”

“不知道。”

“那你要不要对你爸爸表达一下你这种愧疚的心理? 阅读全文…

分类: 文章荟萃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