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荟萃 > 当您老成了我的孩子 – 黄金梅

当您老成了我的孩子 – 黄金梅

2017年10月10日

您躺在床上怯生生地看着我,像犯了错的孩子等待着家长的呵责。我心里有了数,一边目光尽量柔和地迎向您那惊慌失措的与年龄不相称的眼睛,一边走到床前掀开被子,褪下您的裤子,果然,濡湿一片——您又尿床了。

这就是得了两次中风又得了老年痴呆症的您!

母亲总是很忙,一见您尿床,总像训孩子一样责备您:“又尿啦,又拉啦!”当然,最后还是会把您收拾干净,把脏尿片、被褥拿去河沟洗了。

“我来。”我说。

我揽下了照顾您的活儿,在上班前下班后。

二十岁的我学会了给人换尿布,学会了给人洗澡,学会了如何逗孩子(智商如孩童的您)开心,学会了挎着装着沾满屎尿的尿布的篮子去河沟洗,像一个小媳妇。

您像孩童一样依恋着我。

常在天气好的时候,抱您出屋呼吸新鲜空气。我说:“这月季花生虫了。”您会立即应和:“是的,因为下露水了。”我不置可否,但是,看着正仰首等待表扬的您,加之您的回应如此积极,我还是带着满意的表情,朝您点了点头,您便会得意地“嘿嘿”笑。

常给您洗澡,总希望您身体如我般洁净。调好洗澡水,去抱八九十斤的您,力小的我总是两手抄在您身后,深吸一口气,心里先生出一股蛮力来,再双臂运力将您抱起,稳稳地、轻轻地放入盆中。我用毛巾柔柔地擦洗那一根根突出的肋条下满是老年斑的松弛皮肤。您总会嘿嘿地笑,带着少女般的羞涩,任凭我揉搓。

您吃饭,总是在堂屋。盛好饭菜,放上汤匙,我便会在一旁候着。我得时不时地为您拭去下巴上的米粒和溢出的汤汁,还得时时提防您拿汤匙的手会把碗碰翻,一如刚会吃饭的孩子。但我一定不会去捡桌上的米粒送到您嘴里,如当年的您一般。

天凉了,您枯瘦的手冰凉冰凉的,如那冰砣。您为什么不哭呢,如同放学回家,冻得直哭地扑向您的儿时的我?我会拉过您的手,把它放进我温暖的怀里,一如您把我冰冷的小手放进您温暖的怀里一样。

我知道,这都因为您,是您让我在被爱中学会了如何去爱。

Haifu.org转载

分类: 文章荟萃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