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天空 > 巴拿马成为避税天堂 因离岸金融“野蛮生长”

巴拿马成为避税天堂 因离岸金融“野蛮生长”

2016年4月21日

        据挪威税收中心2013年发布的一份研究调查称,巴拿马成为避税天堂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19年,当时该国实施外国船只注册制度,以帮助美国石油巨头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Oil)规避美国本土税收。在标准石油公司的带头下,其他美国船只所有者也纷纷效仿,其中有些人是为了寻求规避美国法律体系要求的较高工资和较好工作条件。

当时在巴拿马注册还有一个好处:时值禁酒令时期,美国船只可以在不违法的情况下向船上的客人出售酒精。

 离岸金融业务“野蛮生长”

短短几年后,巴拿马在其所实施的最少税收、法规和信息披露要求系统下,看到了将这些规则拓展至离岸金融领域的机会。据上述研究称,“华尔街的利益驱使巴拿马推出了极为松懈的公司法,只要回答很少的几个问题,任何人都可以开设不交税的匿名公司。”

随后几十年,巴拿马的离岸金融规模倒也温和适度。然而,上世纪70年代,随着石油价格的飙升,这一块业务也随之“野蛮生长”了。

巴拿马出台了一系列保护企业及个人金融隐私的法律,公司股东的姓名甚至都不必进行公开注册。这些保密法规十分严格,如有违法将面临严重的民事及刑事处罚。

巴拿马还推出了十分严格的银行业隐私法规,金融机构禁止提供有关离岸银行账户或账户所有人的信息。唯一的例外是一项与恐怖主义、贩毒或其他重罪(不包括逃税)调查相关的特定法令。

另外,巴拿马并未和其他国家签订税收条款,这是对外国人的又一层额外保护,同时,也没有汇兑控制,所以对转入或转出该国的款项并没有上限或汇报要求。

到1982年,受到巴拿马运河及其自由贸易区所蕴含机会的吸引,已经有100多家国际银行在巴拿马城开设了办公室。

1983年,巴拿马国民警卫队司令诺列加(ManuelNoriega)成为该国实际领导人后,通过和贩毒集团的合作,将洗钱业务收归国有,实际上也就是任“洗钱”在巴拿马国内自由生存。

之后几年,巴拿马很难以合法离岸银行业中心的地位在国际舞台上出现。拉丁美洲也遭到全球金融危机的打击,墨西哥和阿根廷等国的债务一飞冲天。

1989年,美国对巴拿马采取军事行动,推翻了诺列加军事政权,扶持安达拉(GuillermoEndara)就任总统。律师出身的安达拉为巴拿马换上了一幅崭新的国际形象,但针对该国金融系统允许洗钱、欺诈和国际避税的指责依然不绝于耳。

隐私保护是福是祸

事实上,进行合法税收规避是一项全球性的业务,各避税天堂也使出了浑身解数来为客户提供各种服务和隐私保护。

一名专攻税收方向的律师摩安(JolyonMaugham)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表示:“不存在所谓‘好的避税天堂’这样的东西,这些避税天堂对全球经济没有任何意义……这就是一个隐藏资产的丑陋地方。”

康奈尔大学出版社2013年出版的《避税天堂:全球化如何运作》(TaxHavens:HowGlobalizaitonReallyWorks)一书中提到,全球的避税天堂中藏匿了13万亿美元的个人财富,相当于美国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这些避税天堂也是全球200万家企业实体和半数国际借贷银行的合法所在地。单个避税天堂的影响似乎并不显著,但从整体看,它们对全球经济的影响相当巨大:不仅仅是全球金融不稳定性的一个主要诱因,更是我们现在这个时代的一个重大政治问题。

避税天堂对全球经济和政治造成的影响已经引起国际各方关注。2014年5月,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宣布47个国家和地区签署了同意银行间自动共享与税务相关的海外账户的协议,就连列支敦士登、开曼群岛等传统“避税天堂”也加入了其中,在国际市场上引发巨大震动。

然而,巴拿马却依然是避税天堂中的“中流砥柱”。运动组织“税收正义网络”(TaxJusticeNetwork)评价说:“近些年,巴拿马以强硬的姿态出现,拒绝和国际透明运动进行合作。从信誉的角度来说,巴拿马是唯一一个人们认为可以隐藏自己资产的地方了。” 责任编辑:蔡越坤

Haifu.org转载自Sohu News
分类: 思想天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