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天空 > 从《穹顶之下》热播看第四权力的迁移 – 路北

从《穹顶之下》热播看第四权力的迁移 – 路北

2015年3月6日

欧美社会通常把新闻媒体看做与立法、行政、司法并立的第四权力,新闻媒体对前三者也起到了一定制衡作用,尼克松因水门事件丑闻成为首位辞职的美国总统也沾了《华盛顿邮报》和各大电视台的“光”。

舆论阵地逐渐转移到微博微信

在中国,第四权力同样存在,无论背后动机如何,央视每一年的315晚会一直是不少企业的噩梦,因为这个晚会,不少企业伤筋动骨元气大损,关门大吉的也不在少数。

因为一些大家都懂的原因,在改革开放之后的30多年里,第四权力一直掌握在官办媒体手中,从央视到地方电视台,从人民日报到各地早晚报,无一不是官方主办,大部分人在过去也都习惯了在这些官办媒体上获取信息。

但在新浪微博问世后,舆论阵地开始转移,携数千万粉丝的大V个人影响力已经不亚于一份权威报纸,微信在2012年推出微信公众账号之后,草根自媒体开始迅速崛起,依赖超高粘性的朋友圈,微信一跃成为与新浪微博比肩的舆论阵地。微信官方披露的数据显示,微信公众账号数量已超过800万,这个数字背后是第四权力开始从权威官媒迁移到自媒体等新媒体。

自媒体等新媒体崛起引爆全网

以上月底到本月初火遍全中国的《穹顶之下》为例,这部前央视记者柴静投资制作的纪录片在上线48小时后总播放量即突破2亿次,几乎覆盖了三分之一国内网民,加上口碑传播,说这部片子影响了全体网民也不为过。这个数量级和影响力放在5年前是很难想象的,也许只有央视春晚影响的人群数量能够超越这部纪录片。

《穹顶之下》获取如此巨大影响力背后的核心原因是什么?除了雾霾是国人关心的公共话题外,独立媒体人抑或叫自媒体崛起恐怕是最主要原因。这里的崛起有两重含义,全民参与加渠道畅通。

柴静的个人身份除了前央视记者这个标签外,还是独立媒体人,这是她能够跳出官媒条条框框限制,独立制作出版《穹顶之下》的核心原因,试想一下在央视制作这样一部纪录片需要多少部门、领导的审核?和柴静一样,原来传统的媒体人罗振宇、黄章晋、徐达内、申晨在转型做自媒体之后都收获了巨大成功,《罗辑思维》、《大象公会》、《新媒体排行榜》、《申在江湖》无一不具备超强影响力。

而从《穹顶之下》的传播路径来看,腾讯视频点击量1.3亿次大多依赖于微信和QQ的传播,朋友圈和QQ空间成为核心传播渠道,而新浪微博同样也充当了其它视频网站的导流通道。正是这些渠道的助力,才让这部纪录片短时间内火爆起来。这之后人民网的加持只是锦上添花,表达的更多是官方态度。

新媒体渠道制造话题能力赶超官媒

而从Duang的火爆,我们更能够看出新媒体渠道制造热门话题的能力,这个由成龙代言的曾被工商部门打假的广告派生出来的网络词汇经由新浪微博和微信朋友圈等新兴渠道发酵后,迅速成为网络上最热门的词语,在《穹顶之下》播出前一遍又一遍在我们面前刷屏。这个完全是网友自娱自乐的发明却火得一塌糊涂,而类似的案例其实在新媒体渠道兴起后还有很多,从“囧”字被符号化到“壕”成为常用字,无一不是官媒式微后的新现象。

新媒体渠道不光能够制造话题,还能够通过引爆话题创造现实价值,3D奇幻咔咔熊在微信朋友圈火爆之后让奇幻咔咔这款APP在一天之内收获超过300万下载量,在推广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情况下,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连咔咔熊之母“中国毛绒皇后”刘蔚都感到震惊。但其实通过新媒体渠道收获海量下载量的案例早已有之,余佳文的《超级课程表》和安妮宝贝的《快看漫画》都曾经通过类似方式一夜成名。这些现象流行的大环境是新媒体渠道比过去更加畅通,以新媒体为代表的新生力量开始获得话语权。

网络自制节目《奇葩说》火爆之后让更多人开始认识到独立思考的重要性,我认为这是新媒体渠道打通后网友公民意识的觉醒。在新浪微博崛起之前,网友们更多是在论坛和贴吧讨论公共话题,不仅混乱无序而且传播范围有限,更多人是在被动接受官媒输出的观点。在新浪微博、微信成为最主流舆论阵地后,大V等意见领袖开始真正发挥作用,官媒采访权的价值下降,意见领袖们的一句话、一个观点能够得到广泛传播,影响力呈几何级数增长,网友们不光是转发,还能够发表独立观点,与其他人互动。观点的碰撞进一步带来了公民意识的觉醒,官媒在近年屡被质疑就是明证之一。

自媒体人价值提升、影响力增大

《穹顶之下》能否唤起人们环保意识,影响政府立法进程还有待观察,但这部纪录片无疑证明了官办媒体垄断话题和议程设置的能力已在减弱,自媒体等新媒体开始争夺第四权力话语权。以一人之力掀起惊涛骇浪的事例已不鲜见,吴晓波一篇《去日本买只马桶盖》不光让几大门户竞相报道,更引发公众对于中国制造核心竞争力的质疑,朋友圈里也充满了对该事件的评论,爱国派和实用派之间更是打得不可开交。

回到自媒体这个圈子,在科技、财经、游戏、旅游、美食等诸多领域,知名自媒体已经享受到官媒和门户网站同等待遇,自媒体人的观点影响公司业务的案例层出不穷,去年阿里巴巴上市后与某知名自媒体人之间的官司就轰动了整个媒体圈。而聚合自媒体人力量的自媒体联盟也开始兴起,从Pandaimedia(熊猫自媒体联盟) 到WeMedia,这些草根自媒体联盟爆发出了强劲的生命力,其中Pandaimedia天使轮融资就估值过亿,WeMedia去年也收获了A轮300万美金融资。这些自媒体联盟除了给自媒体人增加渠道外,还帮助他们变现,为自媒体这个行业做出了不小贡献。

[Haifu.rog转载]毋庸置疑,在渠道多元化的当下,有独立思考能力的自媒体人会赢得越来越多话语权,第四权力迁移的进程也会加快,这是时代的进步,值得鼓励。

分类: 思想天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