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兴趣 > 别成为人民币汇率波动的惊弓之鸟 – 凤凰黄金综合

别成为人民币汇率波动的惊弓之鸟 – 凤凰黄金综合

2014年3月26日

据南华早报,内地货币政策备受各界关注,但其实并无必要。与中国经济体系内其他扭曲市场的因素相比,人民币问题一点都不重要。在中国影响全球经济的进程中,人民币也无足轻重。

人民币今年已两度成为媒体的焦点:一次是人民币兑美元名义价值下跌,另一次是人民币兑美元日交易区间扩大。

已有太多文章论述中国货币政策可能损害其他经济体。最近,人民币兑美元跌至12个月来最低点,被媒体大肆报道。但它们忽略的是,人民币兑美元名义汇率仅较其峰值低2.5%。

这样的下跌幅度一周就能轻易抹消。实际上,人民币兑美元交易区间原为中间价的上下1%,现在已经扩大一倍,人民币有可能在一天内就收回失地。

这些只是最近的事态发展。一直以来,国际社会都大肆批评人民币被低估,当中以美国喊得最响,指责人民币维持低位影响了美国的就业机会。

人民币从2005年中期开始升值。到去年年中,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从一美元兑8.27升至6.17。同期,美国就业率从66%降至63%。

显然,其他因素对美国就业机会的影响比人民币汇率更大。

实际上,对于美国和几乎所有中国的经济合作伙伴来说,最重要的影响因素是中国财政补贴政策。财政补贴是最常被人讨论的问题。而且,自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内地企业贷款呈爆炸性增长,也令外国商品和服务更难进入中国市场。

从2005年中期到去年年中,内地正规银行贷款高达48万亿元(59.8万亿港元),同期影子银行发放的贷款也数以万亿计。与其相比,货币政策的影响可谓相形见绌。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中国现在迫切需要推进金融改革,而人民币交易区间扩大是金融改革的重要一环。

必须要指出的是,由于资金不能在国内外自由流动,因此人民币并非真正的货币,不过是美元的衍生物。资金不能自由流动是因为中国资本账户保持封闭,这从根本上扭曲了市场的运作方式,以至如果中国资本账户开放,难以预测人民币会升值或贬值。

换言之,内地金融系统已严重扭曲,根本无法辨别人民币是否被低估,也难以判断应该采取什么政策,而政策又会产生什么影响。

对中国的外国合作伙伴来说,最大的问题是中国压制市场竞争──这无异于最大型的财政补贴。

政府确保国内企业获得市场份额,有时甚至演变为彻底的企业垄断,导致外国生产商很难与受国​​家或地方政府庇护的中企竞争。这是内地贸易和内部经济的真实状况。

例如,对在华运营业务的外企来说,反竞争监管规定比货币政策所造成的约束更大。

跨国公司都希望获得可观、可预测的盈利。人民币价值的确可以左右企业盈利,却无法与国内大型企业受保护所致的影响相提并论。最近,这种保护行为更进一步延伸,国有媒体和发改委先后对跨国公司进行具破坏性的抨击。不能自由竞争是外企遇到的最大障碍。

通过提高市场作用以解决这一障碍,原本应是中共最新改革措施的关键。不幸的是,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内地能够容忍市场竞争加剧。

迄今可见的改革措施,涉及向国企引入民间资本,而国企恰恰反对允许民间资本更自由地参与竞争。

在中国,企业仍倾向于扩大规模,而忽略提高效率:更重视产业整合,而非让表现较佳的企业赢得市场地位。

在金融体系与市场竞争体系改革的交汇处,是金融业的竞争。

银行业私有化被内地政府视为当务之急,但与货币政策只有松散的联系。最重要的是内地将如何推进金融业及其他行业的竞争,而非人民币问题。

最后,当局以城乡土地整合及劳动力市场改革作为长期目标。

大多数内地民众坚持这些问题远比货币政策更重要。而面临劳动力成本快速上涨或超高地价(或因为土地国有而无法买地)的公司会认同这种意见。

人民币始终紧跟美元值得注意。中国仍未拥有真正独立的货币,这一点既奇怪也令人尴尬。

不过,外界对人民币走势、交易区间及其本身价值过份关注,这与货币政策对国内经济乃至贸易的影响力不成比例。

许多其他政策更值得关心,如反竞争监管规定、过度贷款、银行私有化及开放资本账户等。

市场参与者和政策制定者最好忽略人民币一段时间。

Haifu.org转载

分类: 我的兴趣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