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林总总 > 比特币今年猛飙近90倍 或重演“郁金香泡沫” – 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比特币今年猛飙近90倍 或重演“郁金香泡沫” – 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2013年11月20日

“冲破4000啦”、“我看今天5000没问题”、“昨晚充了值,到今天都还没给我确认,急死我了”、“现在比特币是一枚一部苹果手机的节奏,以后是一枚一栋房子”……18日早晨,比特币的各大投资群异常热闹。

出乎投资者意料的是,当天比特币的价格最高冲高至每枚5888元,较前一日的高点每枚3269元,上涨80%。19日,比特币继续疯狂,最高走至每枚6980元,随后,出现回落。今年1月份,每枚比特币的价格只有80元左右,年初至今最多涨了接近90倍。

中国人“跑步”入场,被视为此轮比特币“火箭”行情的重要原因。但中国的投资者普遍对今年以来,尤其是11月份比特币价格狂飙,给不出令人信服的解释,唯一让他们都相信的原因是——有庄家坐庄。中国证券报记者统计发现,“庄家”一说并非天方夜谭,以比特币4月份的价格来算,要买下全球流通中的比特币只需要100亿元人民币。

有一些悲观的投资者称,比特币正在上演一场当代版的“郁金香泡沫”,如果追究背后的上涨逻辑,比特币始终难逃“世界最危险货币”的印象。但是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本周表示,比特币和其它虚拟货币,如同任何在线支付体系一样,“可能拥有长期前景”,也有望促进更快速、更安全和更高效的支付体系。但他也透露,美联储不准备监管比特币。

暴涨暴跌 比特币30分钟惊魂

19日,比特币的剧烈波动令人惊心动魄。当日比特币最高涨至接近7000元;9时之后,比特币从6980元突然间跌至4701元,跌幅达33%,中午再次上涨到6740元,然后又开始下跌。同时,Mt.Gox交易所的比特币报价突涨到空前的900美元,比前一天收盘时上涨了70%。而在短短的30分钟内,其价值又跌破650美元。

从比特币中国平台的数据来看,11月份以来,比特币就突然走出一波凌厉的上涨行情。11月1日,比特币的价格最高只有每枚1275元,到11月3日,价格突然涨到1450元,随后就开始了两轮疯狂的上涨。

第一轮上涨到11月9日告一段落,当天比特币最高价达到2630元。到了10日,比特币价格最低跌至2100元。不过仅仅调整了一天,在11日比特币的价格继续上涨,到了16日涨到最高2795元。

实际上比特币的暴涨暴跌行情从年初就开始,让人困惑的是,虽然期间比特币的利空消息不断,仍无法阻挡上涨的走势。

今年5月,美国国土安全部冻结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Mt.Gox的两个账户,美国国土安全部也以涉嫌洗钱和无证经营资金汇划业务的名义取缔了位于哥斯达黎加的汇兑公司Liberty Reserve的虚拟货币服务。但是,5月份比特币的价格并没有明显下跌。

在10月初,“丝路”网站(Silk Road)被查封,这回比特币的价格终于有所调整。不过到11月,比特币突然一扫颓势,继续上涨。

到了11月中旬,纽约州金融服务部宣布将举行公众听证会,讨论关于该虚拟货币的立法问题。这次讨论主要研究是否要出台许可证来规范比特币的在线交易市场,保护消费者的利益。

纽约政府的公告表示,办许可证的想法已经在比特币的拥护者和怀疑论者中引发激烈的讨论。虽然有人担心监管介入之后会降低比特币的吸引力,但是从监管层面上看,这是一个规范市场的必要步骤,符合消费者的利益。

这消息出来之后,比特币的上涨趋势非但没有受到抑制,反而立即走得让人目瞪口呆。11月18日,比特币从开盘的2779元上涨到最高3269元,19日比特币一举冲破4000元大关,最高涨至接近7000元。

今年一月份,一枚比特币的价格约在80元人民币,按照19日的最高价,比特币今年来的涨幅已经达到惊人的87倍。

这轮走势让很多投资者一夜暴富,有乐观的投资者开玩笑说:“现在比特币是一枚一部苹果手机,以后是一枚一栋房子”。总体上看,投资者对行情能延续到何时心里都没底,部分悲观的投资者已经开始把比特币跟“郁金香泡沫”相提并论。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货币应该作为一般等价物用于交易,但是目前比特币已经成为投资品,很多人购买就是为了囤着赌上涨,比特币没有太多的实用价值。

值得注意的是,跟中国的股票市场不一样,比特币没有涨跌停板的限制,今天暴涨30%,明天可能暴跌30%。看到本轮暴涨,很多投资者会想起今年4月的一天比特币半个小时暴跌50%的状况。

监管缺乏 庄家操盘阴影挥之难去

中国证券报记者近日采访多位比特币投资者,对于本轮暴涨的原因意见并不统一。有的投资者认为比特币的“挖矿”速度跟不上需求的增长,导致价格暴涨。也有很多投资者认为有人坐庄,觉得市场上应该有几个“大户”在炒作,甚至有传言称目前最大的两个“矿池”已经控制了比特币网络53%的计算能力。

“大家现在都是在趋势中获利,掌握上万比特币的大佬们控制着市场。”按照中国投资者的经验,把暴涨暴跌的比特币看成一支“庄股”是合情合理的,因此,“坐庄阴影”挥之不去。而比特币是个毫无监管的领域,“庄家”自然可以毫无顾虑地“放开手脚大干一场”。

起诉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偷取自己创意的美国孪生兄弟泰勒·温克莱沃斯和梅伦·温克莱沃斯在今年4月对《纽约时报》表示,他们购买了价值1100万美元的比特币,总计已经拥有全球1%的比特币。这并不意味着兄弟俩在“坐庄”,但是至少表明目前比特币的盘子并非特别大,有资金实力的人或者机构完全可以掌控更多的比特币。

华创证券研究报告认为,现在的速度是每十分钟创造出50个新的比特币,这个速度是恒定无法改变的。创造货币的速度每四年衰减一半,在第二个四年里每10分钟只有25个新的比特币诞生,以此类推,最后的比特币将于2140年被完成创造,届时总的比特币将达到2100万个。截至4月1日,流通中的比特币数量为1000个。

按照4月初比特币每枚1000元人民币的价格,把1000万个比特币全部购买下来需要100亿元。100亿元并非天文数字,银行授信就上百亿的企业多不胜数。只要有兴趣,一家大型企业或者一个超级富豪可以支付。如果4月投入100亿元,现在已经有340亿元的利润。

数字货币研究中心GenesisBlock统计显示,截至2013年9月末,中国比特币每天交易量上升到17500个,市场份额占全球的30%,而全球的各个交易平台上的行情都有中文标识。由此可见,中国在全球的比特币市场中的分量越来越重。有投资者表示:“中国的庄家文化底蕴十足,搞不准能出几个比特币庄家”。

黄震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的时候表示,从目前比特币的涨幅来看,不排除有庄家操作的可能性。黄震提醒投资者,要观察比特币价格和交易量之间的关系,如果交易量的增加跟不上价格的上涨,那存在庄家的可能性就比较大。

三大风险高悬 炒作愈演愈烈

从理论上来看,比特币比传统货币完美。比特币的运行机制不依赖于中央银行、政府、企业的支持或者信用担保,而是依赖对网络中种子文件达成的网络协议,去中心化、自我完善的货币体制。

简而言之,任何人、机构、政府都不可能操控比特币的货币总量,也因此无法制造通胀。这就是相信比特币的人的“信仰”的由来。目前,德国已经承认比特币合法。

比特币的这波行情,给投资者的心理带来不少冲击。一位资深投资者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不该向她提起比特币。当时比特币的价格在800元一枚的时候,该投资者买了几枚,按照19日的价格,已经可以获得将近10倍的收益。可惜的是她并未持有至今,她近日一直在为踏空感到懊恼。

赚了钱的投资者的状况则完全不一样。一位投资者告诉记者,看着比特币的涨势,他“每个细胞都沸腾了”。在比特币投资QQ群里观察到,一方面有人不断追涨,一方面也有很多人在提醒可能要跌了,但是看着仍然直线上升的价格,还是有很多人不断地充值购买。

比特币中国CEO李启元对媒体表示,近一段时间BTC China的新注册用户数和用户活跃度都有明显提高,上升趋势非常明显,这说明越来越多的人正在接触比特币。比特币中国平台上的交易量近日也有明显的增量:16日交易量是4万左右,17日交易量增加到7万,到了18日交易量已经突破10万,已经超越日本东京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商Mt.Gox。

不过,专家认为,对于比特币的上涨逻辑,比特币投资者并不愿承认这是个悖论:数量稀缺、挖矿难度上调,又想市值变大,那只有在众人一棒接一棒的“击鼓传花”后,价格越来越高直至崩盘。

黄震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比特币的原理跟传统货币的原理不一样,最终是不是能够颠覆传统货币取决于有多少人相信比特币。在他看来,目前比特币更像纸黄金,而不是一种严格意义上的货币。整体来看,比特币的投资者将面临三大风险:比特币实用价值弱、政治和法律风险大、平台安全性差。

虽然目前比特币已经渐渐进入支付领域,比如说可以用比特币购买淘宝网[微博]的一些商品,有的房地产商宣称客户可以用比特币购房,欧洲街头也开始出现可兑换比特币的ATM机。但是黄震提醒比特币投资者,比特币的实用价值仍较弱,目前投机性很强。

“另外,要考量比特币是否有投资价值,也需要考虑政治、经济、法律等背景因素。如果什么时候法律突然禁止实用比特币,那么投资者的钱就都打水漂了。”黄震说。另外,也有互联网金融企业人士表示,比特币交易平台的安全性也是投资者需要考虑的风险。

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教授近日在2013第七届中国银行家高峰论坛上表示,中央银行要严格地监管银行是因为它能够创造货币。现在互联网上有互联网上的货币,比如说Q币、还有现在的比特币等等,互联网也在创造货币。凡是能够创造货币的,如果能够对社会公众产生比较大的影响的,监管当局应该对它进行监管。

“BTC中国”获500万美元风投注资

比特币交易中心转移到中国

梅俊彦

□本报实习记者 梅俊彦

“当初交易的那个网站很不稳定,比特币常常卖不出去,所以我担心有风险,就撤了。”一位资深的比特币投资者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那次撤离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投资比特币。

尽管比特币理论上非常完美,但是大部分交易都需要通过交易平台完成,而平台的安全性成为比特币体系的“短板”。这两天,就有很多投资者抱怨,交易平台“很卡”,也有的投资者表示往平台充值之后迟迟未能确认到账。

正当不少投资者抱怨比特币交易平台不稳定的时候,中国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比特币中国在18日宣布其已经获得来自光速安振创投和美国光速度创投的A轮投资,融资总额为500万美元。比特币中国CEO李启元表示,除了继续建设安全高效的交易平台外,BTC China今后也会推出一些新的与比特币相关的产品和服务。

交易平台成软肋

在比特币中国宣布获得来自光速安振创投和美国光速度创投的总额为500万美元的A轮投资当天,比特币中国的成交量一举突破了10万比特币。Bitcoinity.org统计显示,最近比特币中国的交易量已经超过了Mt.Gox以及BitStamp两家平台,成为全球交易量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

投资者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比特币平台获得新的融资带来了较大的利好。不管比特币理论上多么完美,交易平台始终是比特币的一个“软肋”。

10月26日,可以10倍杠杆炒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GBL(Global Bond Limited)”突然打不开,投资者被清理出GBL官方QQ群,投资者也无法提现。GBL的投资者成立的维权QQ群统计表显示,目前已经登记的损失金额已经达到460万元,有人估算卷入GBL的资金可能超过2000万元。

除了无法提现以外,平台的安全性也让投资者感到不安。早在去年,比特币交易平台Bitcoinica就被劫走价值23万美元的比特币。今年9月,Bitfloor平台也宣布被黑客“抢”走价值25万美元的比特币。到了11月,捷克平台Bitcash.cz宣布,黑客盗走了用户存储在这里的比特币,数量不明。

这些事件表明,比特币的储存和交易的风险或许会比传统货币大,这也成为比特币走向大众的一个障碍。

实际上,除了上述极端现象以外,一些正常运营的平台也会状况不断。近日就有投资者反映平台页面很卡,也有投资者指出充值之后迟迟未能到账。记者了解到,这些问题的出现会降低投资者对比特币交易的信任度,有的投资者因此直接退出投资者行列。

比特币中国CEO李启元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获得注资之后,除了继续建设安全高效的交易平台外,BTC China今后也会推出一些新的与比特币相关的产品和服务。

光速安振董事总经理曹大容[微博]表示,比特币的技术和思想可能是过去十年里互联网行业最大的创新。虽然现在还是比特币发展的初期,但是随着比特币相关应用的不断产生,相信比特币被大众接受和使用的程度会飞速发展。

比特币能买什么

对于比特币的价值一直有着颇多争议。在纽约政府准备研究对比特币监管的时候,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近日表示,跟任何在线支付系统一样,比特币可能拥有长期的前途,有望促进一个更快的、更安全的以及更有效率的支付系统形成。

从趋势性来看,比特币正在走进公众的日常生活。今年4月份,壹基金可以接受比特币捐款。在淘宝网上,目前已经有一些商家开始接受用比特币进行结算,如果客户手中持有比特币,可以按照时价购买网店商品。近日,盛大旗下的一个名叫“盛大青春里”的楼盘宣布接受比特币支付购买。在国外,目前比特币可用于在咖啡厅、快餐店进行消费。近期,可兑换比特币的ATM机也出现在国外的街头。

不过,不少持有比特币的投资者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他们并未用比特币购买过任何东西,用比特币支付并不会比用传统货币支付方便,很多商家表示能接受比特币可能只是一种宣传的噱头。

专家建议

规范引导网络虚拟货币交易

刘夏村

□本报实习记者 刘夏村

6640元——11月19日,比特币兑换人民币的汇率中值达到有史以来的最高。在经过一轮暴涨与暴跌后,比特币的汇率又开始扶摇直上。

在这“大起大落”间,网络虚拟货币开始进入更多人的视野。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专家、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教授韩复龄认为,网络虚拟货币的出现是一种发展趋势,亦具有一定的市场需求,但应该对其使用情景有一个认知,不要过度投机炒作;同时,监管层面应该对网络虚拟货币的交易、使用、投资有一种引导性的规定,防止造成货币混乱。

玩家各不相同

所谓网络虚拟货币,指网络服务运营商发行的能够在互联网上存在的,购买发行主体服务商或者签约服务商所提供的虚拟商品或服务的一种电子数据或者符号。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主要有三类网络虚拟货币:一是游戏币,用作购买各种武器装备,游戏玩家之间也可交易或互赠游戏币;二是门户网站、即时通讯工具服务商发行的专用货币,用于购买本网站内的服务,如Q币;三是基于互联网P2P软件产生的电子货币,如比特币、莱特币。

“虚拟货币的产生,是网络化时代某些群体的一种趋势。”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专家、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韩复龄说。

2002年,腾讯公司推出Q币,用来购买腾讯产品平台的增值虚拟服务——这被认为是中国最早的虚拟货币。由于QQ庞大的用户群体以及Q币充值的便利性,这种网络虚拟货币很快为市场所接受。此后,不少互联网运营商开发类似的虚拟货币。目前,市面流通的诸如此类的虚拟货币不下十种,其中包括Q币、泡币、U币、百度[微博]币、酷币、魔兽币、天堂币、盛大点券等。

万擎咨询CEO鲁振旺此前对媒体表示,虚拟货币是互联网生态的必然产物。由于互联网的消费需求极为分散杂乱,若每笔交易都通过人民币转账支付,手续比较麻烦,而通过购买游戏币、Q币等虚拟货币的方式,交易成本有所降低。娱乐消费,则是大多数虚拟货币的主要用途。据鲁振旺介绍,网络游戏是虚拟货币的主要来源,其中腾讯网游约占四成市场份额。据了解,目前Q币的主流使用人群为生活在二三线城市,且以互联网为主要娱乐方式的人群。

“Q币就是用来玩的,而比特币可以用来投资、投机的。”在比特币玩家圈内颇有名气的新浪微博博主“洋洋访谈”如是说。事实上,基于比特币本身的稀缺性以及广泛的支付功能,使得其与前述两种网络虚拟货币大不相同,亦让不少人视之为投资与投机对象。

“有一部分是投机的,还有一部分比较相信比特币有保值功能或者虚拟黄金这种说法的,就存储。”“洋洋访谈”表示,在其接触过程中发现,这两者之间的比例大致相同,但用比特币来购物的人则很少,“毕竟,大家可能都舍不得拿它来买东西,说不定你刚买了,它就涨了。”

随着比特币投资与投机价值的显现,其使用人群亦在扩大——从一开始的“极客”扩展到各行各业,甚至出现了比特币职业投资者。“我接触的玩家中,大多数是30岁左右,有做外贸的,有卖玻璃的,也有做科技的,总之各行各业都有。”“洋洋访谈”介绍。

此外,目前在国内,除了比特币,亦有玩家对“莱特币”、“瑞波币”等其他网络虚拟货币进行投机和投资。

炒作隐忧

事实上,伴随着对比特币的炒作,其价格亦经历了一番“暴涨暴跌”。而在这一过程中,则充满了种种关于财富的传奇故事。

“我从600、700、800、1200元的时候开始买进,陆陆续续买了800多个币投到比特币股票市场,结果赔了将近100万元。”一位不愿具名的玩家告诉记者,从那以后,他就开始囤币,再也没有卖出过。

但关于利用比特币“暴富”的传说更为人们津津乐道。据悉,一位玩家在早期买了1000个比特币,随着比特币价格暴涨,其拥有的比特币市值从6万元飙升到6000万元。

“比特币推出以后,其价格急剧上升,既有一种现实需求,亦有炒作的成分。”韩复龄认为,很多人连比特币是什么都不清楚,只是觉得能换钱,能升值,于是就像当年荷兰炒作“郁金香”一样。

韩复龄认为,人们应该对网络货币的使用情景有一个认知,不要过度的投机炒作,毕竟它不像真实的货币一样有法定的支撑。

而更多的担心,则是源于网络虚拟货币对现实金融体系造成冲击的可能性。事实上,目前除了比特币领域存在的投资与投机外,其他虚拟货币亦存在着与现实货币的交易行为。在一些互联网商城中,有不少网店在售卖Q币、“魔兽世界”金币等,甚至有人专门以打游戏赚币为生。

庞大的虚拟货币规模以及较为广泛的使用人群,引发了人们的担忧。对此,韩复龄认为,如果虚拟货币的发行量达到一定规模,冲击到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体系,央行或者金融机构会做出相应的规定。

“现在虚拟货币的规模还不够大,对货币发行体系的冲击还不明显。”他说,为了不造成货币上的混乱,监管层应该对网络货币的交易、使用、投资有一定的规范,“但这应该是一种引导性的规定,而不是硬性的规定”。

分类: 林林总总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