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荟萃 > 宠物公墓 – 希区柯克

宠物公墓 – 希区柯克

2013年7月31日

约瑟夫默默地站了一会儿,心里想着兰克太太。他可以感觉到他们夫妇之间的紧张。

昨天,兰克太太到这里来商量埋葬事宜时,约瑟夫立刻看出,她很喜欢那条叫巴克的苏格兰狗,那不是一般的喜欢,而是一种非常深沉的感情。他们说好第二天把巴克埋在宠物公园,兰克太太要求约瑟夫用昂贵的杉木,而不是普通的松木。约瑟夫觉得,兰克夫妇很有钱。“巴克多大了?”他送她上车时问道。

“十一岁,”兰克太太回答说,“可是我们相信她不是老死的,而是吃到什么东西死的。”约瑟夫觉得,从她的语气中,可以听出,她怀疑狗是被毒死的。“你要不要找个兽医验尸?”他问。

她摇摇头,勉强笑笑。“就是发现巴克是被毒死的,也没什么用处了。”

今天早晨,兰克夫妇带狗来的时候,是用一条大毛巾裹着的,约瑟夫看到狗扭曲的肌肉和狞笑的样子,马上就明白,那是死于中毒,但是,他没有说话。

他自己的一条英国狗路克的叫声,把他从沉思中唤醒,他记起自己还有工作要做。

第二个星期的周末,兰克太太带着一束雏菊来了。她看上去精神好多了,非常亲切地向约瑟夫打招呼。

她来的时候,他正在用水管冲洗狗栏的水泥地面,他关掉水,冲她微微一笑。

不知为什么,兰克太太让他想起他已故的妻子。

她的微笑有些尴尬。“我……我来巴克

墓前献花,”她说,“我知道这有点儿傻……”

他看到她体态优雅地走向狗坟,然后蹲下来,在墓碑前放下雏菊。当她回来时,他问她,想不想喝一杯咖啡?她同意了。

他们走进小办公室,里面只有一个咖啡壶,他倒了两杯咖啡。兰克太太没有加牛奶或糖,只是坐在一张破旧的椅子上,喝着苦咖啡。

她看到约瑟夫办公桌后面墙上的纪念品和奖状,问:“这些全是你赢的吗?”

“是路克赢的,”约瑟夫微笑着说,“那是它的照片,赢过三届全国冠军,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候,我和太太经常参加狗的比赛,但是六年前她去世后,我就对赛狗失去了兴趣。”

“你这地方不错,”兰克太太说,“非常安静,我想你一定很爱动物。”

不知为什么,约瑟夫突然说:“我认为巴克是被毒死的,你先生不喜欢狗,是吗?”

兰克太太先是吃了一惊,然后慢慢地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

“对不起,”约瑟夫说,摸摸自己晒得黑黑的脸,好像很疲倦的样子。

“你说得很对,”兰克太太说,“兰克先生不喜欢巴克,他不是那种喜欢动物的人。你说得非常对……”她意识到说多了,急忙补充说,“和所有的人一样,他也有他的缺点。”

“当然,”约瑟夫说,靠着桌边坐下。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兰克太太闲聊似地说,“你正在想,兰克先生可能不喜欢我。”她的手仍然稳稳地抓着咖啡杯的把。

约瑟夫觉得脸上热辣辣的,他承认说:“你说对了,我就是那么想的。”他勉强一笑,“我承认,我有点多管闲事了。”

“我先生和所有的人一样,有他的看法,”兰克太太带着辩护意味地说。

“你说过,他有缺点,”约瑟夫提醒她说。

“我说过,是吗?”兰克太太说,“这两种话我都说过。”她看看手表,站了起来,“啊,我要去园艺俱乐部,要迟到了!”

“我不耽误你了。”约瑟夫说。

兰克太太的微笑让他放了心。“这是我自己造成的,不是你的错。”

他拿起她的空杯子,为她拉开纱门。

“谢谢你的咖啡,”她彬彬有礼地说,拎起皮包走出门。

约瑟夫在办公桌旁坐下,听着她的汽车离开的声音。她在小小的办公室里留下了一股中年妇女常用的香水味,他想那是紫丁香的味。

从此以后,兰克太太经常来公墓,有时候在巴克坟前放把花,有时候只站在那里,低头看一会儿。每次她都呆一阵儿,和约瑟夫喝杯咖啡,聊聊天。

兰克太太没有说过她丈夫一句坏话。

不过,她和约瑟夫在一起很愉快,他们有共同语言,慢慢地,他们之间产生了一种信任和了解。

有一天,她来办公室时,约瑟夫看出她哭过。她眼睛湿润,流露出愤怒之情。

开始,他以为她是因为怀念死去的狗而流泪的,但是,当她接过咖啡杯时,他发现她全身发抖。

“怎么啦?”他在她身边蹲下,握住她的手,想让她平静下来。

“我们吵架了!”兰克太太冷静地说,“就这么回事。”

“为什么?”

“现在已经无关紧要了。”

“他对你说什么了?”

兰克太太抽出手,捧起温暖的咖啡杯。她说:“他要移居欧洲,我不同意。

这儿是我的家,我的城市,我的祖国,我母亲也住在这儿,我要照顾她。他一直为这事和我争吵,我想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不过,我们总是为一些小事争吵。”

“你没有想过让他一个人去?”约瑟夫问。

“如果我不和他一起去,他会一个人去的,那样的话,我就会一无所有。”

“你当然会有些钱,像生活费、赡养费等。”

“他嫌我老,”她说,“总是说我老,老,老……”

约瑟夫站起身,由于蹲得时间长了,背部感觉很疼,他把手放到她的肩膀上。

传来一阵喇叭声,他从窗口向外看,原来一位顾客用皮带牵着一条小狗站在外面。约瑟夫走出去,检查免疫证明,他把狗安置到一个围栏后,又回到办公室。这时,兰克太太已经不哭了,正在平静地喝咖啡。

接着,他们若无其事地聊了很久,再也没有谈到吵架的事。最后,当兰克太太告辞时,她小心地对约瑟夫说:

“我已经决定再弄一条狗,一条大狗。”

约瑟夫点点头,“这很不错。”

她露出微笑。

她走了,但屋里仍然弥漫着她的香水味。

约瑟夫忙着办登记狗的文件,因为他的那条英国母狗刚刚生了一窝狗。他忘记了兰克太太要养的大狗。

两个星期后,兰克太太来了。

她来的时候,约瑟夫正在油漆公墓大门的柱子。那天天气很暖和,但不太热,有些微风,所以他们站在外面谈话。

“我不能呆很久,”兰克太太说,瞥了一眼只漆了一半的门柱。

“随你的便,”约瑟夫放下刷子,盖上油漆罐的盖子。

兰克太太微微一笑,淡蓝色的眼睛盯着他。“我是来谈我买的那条大狗——上次我告诉过你,还记得吗?”

约瑟夫靠在柱子干燥的部位,点点头。

兰克太太低头凝视着地面。“它……它死了。”

约瑟夫仔细看着她,在阳光的照射下,她脸上的皱纹非常清晰。“中毒死的?”

“我想是的,”她说,眼睛仍然低垂着。“我想问问,可不可以埋葬在这儿?”

一阵风吹过来,吹得工具棚屋顶上的风信机转了方向。“可以。”约瑟夫慎重而温和地说。兰克太太松了一口气,露出微笑。“我……这次我们要用箱子盛,我有一口大箱子,一只旧的大衣箱。”

“好,”约瑟夫说,用脚跟踩着油漆罐的盖。“你要不要石碑?”

“我想要一个十字架就行了。”兰克太太说。

“当然可以,”约瑟夫说,“你那条狗没买多久吧!叫什么名字?”

“国王,”兰克太太沉思道,“它的名字叫国王。”

“明天一早?”

她点点头,“谢谢你,约瑟夫。”

约瑟夫目送她走回汽车,打开车门时,她转回身看他。他正在碑腿上擦手,向她微笑。当她缓缓驶过狗栏时,那些狗轻轻叫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她一个人开着车来了,约瑟夫在外面迎接她。衣箱是黑色的,系扣是铜的,用很厚的皮带捆着,衣箱边有纸和胶的痕迹。兰克太太看着约瑟夫搬下衣箱,放到挖好的墓穴边。

他们默默地站了一会儿,在寂静的清晨,约瑟夫只听到自己沉重的呼吸声。接着,教堂的钟声响起来,他把箱子放进墓穴,然后低头看着破旧、褪色的箱盖。

兰克太太走开,到办公室等候,约瑟夫留下来填土。当他弯腰填土时,可以感觉到她站在窗前,死死地盯着他。

约瑟夫干完后,回到办公室。他们聊了一会儿,然后兰克太太告辞。

从此以后,兰克太太经常去看约瑟夫,喝杯咖啡,聊聊天。约瑟夫觉得,她似乎更快乐、更满足了,但也许那只是表面现象。有时候,她会带一小束雏菊放到巴克墓前,但约瑟夫从来没有看见她在那条“大狗”的坟前放过花。

约瑟夫知道,那条“大狗”是个人,就是她丈夫。

VIA Meizu Phone by Haifu.org

分类: 文章荟萃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